第二百四十三章 讹诈(1 / 1)

乔疯狂的喷吐着图伦港最难听、最肮脏的俚语,气急败坏的走出了分局办公大楼。

他被恶心到了。

他本来还以为,杨克尔是个不错的人,他甚至还想给杨克尔一点好处。

结果呢?

他被恶心坏了!

被莫名其妙的逼迫着来帝都司法大学,做所谓的插班生进修,这已经让乔万分的难受。

一到帝都,欢迎他的不是美酒美食,而是四发滚烫的铅弹!

无冤无仇,素不相识的马修,用四发沉甸甸的热情欢迎他!

杨克尔知道马修背后有人,他却不任凭贝尔芬等人犹如一群疯狂的老狗一样,扑上来对着自己一通歇斯底里、绝无道理的撕咬!

马修是高材生!

马修是好孩子!

马修前途无限!

所以马修开枪杀人,他也一定是被冤枉的?

杨克尔任凭贝尔芬朝自己喷口水,任凭几个道貌岸然的大学教师朝自己喷脏话,却连一点劝阻,连一点儿主持公道的意思都没有!

“这就是帝都?”乔回头看了看分局的办公大楼。

大群警察从大楼的正门涌了出来,一些人气急败坏的指着乔一行人,一些人则是忧心忡忡的看着一根主承重柱被打断,外墙都裂开、屋顶瓦片不断坠落的大楼。

“这就是帝都。”马科斯站在乔身后,瓮声瓮气的说道:“我退役后,来帝都混过一段时间……很艰难,所以我还是带着兄弟们去了鲁尔城。”

“在帝都,你能感觉到,有一张又一张无形的大网,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哪怕你是盖世的好汉,在这里有时候也力不能及……”马科斯叹了一口气:“我带着那么多好汉子,差点没在这里饿死,谁敢相信么?”

“哈!”乔笑了一声,拍了拍马科斯的胳膊:“马科斯,你是一个好……”

‘好人’一词还没说完,乔只觉得无数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他骇然瞪大了眼睛,莫名的向后退了两步。

帝都警局帝都南站分局,位于帝都南站站前广场的西北角。

此刻,在分局门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起码聚集了七八千名衣衫怪异的男女老幼。

这些人……不能说他们生得丑陋,但是他们的确莫名的给人一种长得稀奇古怪的感觉,总让人觉得,他们就好像某些变异的树藤一样,歪歪扭扭的,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别扭感。

他们的衣衫……

有些男人的衣衫,看上去像女人的长裙。

有些女人的衣衫,看上去像男人的长裤。

有些人,光着上半身。

有些人,露着下半身。

有些人,身上缠绕着一根又一根五颜六色的绳索。

有些人,身上挂满了‘叮叮当当’随风乱响的首饰。

乔大致判断,这里有七八千人?

但是实际上,乔的估算肯定不对,因为在这些人当中,好些女人,无论是年轻的女人、有点年纪的中年女人、还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身上,都背着、抱着、挂着一个个年幼的,年龄从几个月到两三岁不等的孩童。

乔注意到,有几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妇人身上,起码抱着、背着五六个孩子!

这是何等惊人的‘超能力’!

所以这密密麻麻的一片人,你可以说他们有七八千人,但是算上那些孩子,他们或许有一万人?两万人?

谁知道呢!!!

他们或坐或立,或者蹲在广场上,犹如一群沉默的等待投食的老鸹,静静的聚集在分局的办公大楼前。

见到乔一行人走了出来,这些人就缓缓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脸上逐渐浮现出诡异而顽劣的笑容,一步一步的,犹如行尸走肉一样,向乔一行人围了上来。

威图家的护卫们,血斧战团的战士们,他们迅速在乔的身后和左右两侧列阵。

一支支燧发枪抬起,沉重的战刀和轻巧的战剑闪烁着寒光,几名重盾战士举起了厚重的金属盾牌,然后将盾牌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声。

一名血斧战团的中级头目上前了两步,双手各持一柄锯齿短刀,厉声喝道:“停步!你们是什么人?”

“波图塞人!”司耿斯先生在乔身边喃喃自语:“少爷,我们有麻烦了。”

“波图塞人!”乔瞪大了眼睛。

乔从很多民间故事、民间传说中听说过波图塞人,他甚至还咒骂过圣希尔德大教堂的朗基努斯,说他的母亲是一个波图塞女人!

但是说真的,这还是乔这辈子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波图塞人。

这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数千个、上万个波图塞人!

三面合围上来的波图塞人停下了脚步,他们犹如一群胆怯的草原鬣狗,用怯弱、惊惶,却又无比贪婪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乔的下属们手上精良的兵器。

在乔一行人的身后,分局的警察们幸灾乐祸的朝这边眺望了两眼,然后绝大部分警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小队十几名骑警斜靠在自己的坐骑上,笑呵呵的看着这边。

一名个头不高,皮肤发红,头戴着一顶廉价的,做工简陋的青铜王冠,身穿一件大概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出来,缝缝补补后勉强能看的贵族长袍,长相猥琐,气质油腻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缓步走出。

中年男子极力的摆出一副贵族做派,但是无论是他头顶的青铜王冠,还是他身上满是补丁的贵族长袍,又或者他脚下那双破了两个洞的高帮靴子,都实在和贵族扯不上半点关系。

反而因为他猥琐的长相,油腻的气质,中年男子莫名惹人发笑。

“我是伟大的狮子尾巴部落的王,我叫斯图亚特九世……你们可以称呼我,睿智的斯图亚特九世陛下。”中年男子走到了距离乔只有二十几尺的地方,倨傲的抬起了下巴。

乔没吭声,他向身边看了看。

兰木槿一动不动,司耿斯先生轻咳了一声,轻轻拍了拍蹲在头顶的巴库,挥动着细细的手杖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司耿斯先生向斯图亚特九世稍稍欠身行礼:“那么,尊敬的斯图亚特九世先生……”

“叫我国王陛下。”斯图亚特九世打断了司耿斯先生的话,强调了自己的身份。

司耿斯先生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么,国王陛下,请问,您为什么带着您的臣民,拦住我们的去路?”

斯图亚特九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故作威严的盯着司耿斯先生看了一阵子,然后点点头:“我们来,是求一个公道!”

“公道?”司耿斯先生瞪大了眼睛:“我们似乎,没有任何交情,或者,我们有任何的瓜葛么?”

斯图亚特九世向身后招了招手。

一群衣衫褴褛,长得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男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们来到斯图亚特九世身后,将自己身上背着的粗麻布卷放在了地上。

这些男子打开粗麻布,十几条冰冷的孩童尸体,就这么出现在乔的面前。

司耿斯先生猛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大声咒骂道:“这是什么鬼?”

斯图亚特九世用力的挤了挤眼睛,他竭力想要挤出几点眼泪水来,但是他的努力显然徒劳无功。

于是他举起右手,手指狠狠的在眼皮上擦了擦。

空气中有淡淡的生姜味道飘出,斯图亚特九世的眼眶迅速发红,然后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抿着嘴,摆出了一副强忍悲痛的模样,向后退了几步后,伸手指向了那一字儿排开的孩童尸体。

“你们这就忘了么?你们这就忘了么?”

“今天早上,就在今天早上,大概就是三个多小时前,这些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他们只是想要向诸位有钱的老爷,乞讨几个买面包的铜子儿!”

“你们残暴的殴打了他们,你们这么多魁梧有力的成年人,无耻的、残暴的殴打了他们!”

“他们回去后,就吐血了,就卧床不起了,然后……他们就死了!”

斯图亚特九世‘悲愤’的仰面看天,然后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仁慈的穆忒丝忒啊,世间为何有这样的惨剧?为什么会有这么残暴无情的人?”

“我的孩子……”

人群中冲出了数百名面相狞恶的老妇人,她们同时跪倒在地上,朝着乔一行人磕头哭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小孙儿哦……你们死得好惨!”

乔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茫然的看着这些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哪怕在图伦港,和威尔斯家族为首的纨绔们街头斗殴的时候,乔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威尔斯家族的纨绔们虽然是乔的对头,但是乔也必须承认,起码他们都是真正的男子汉,他们和乔一样,崇尚用武力解决问题。

一群看上去风烛残年,随时可能倒地毙命的老太太冲上来哭喊磕头,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乔,这些孩子,不是早上围着我们要钱的孩子。”兰木槿低声说道:“而且,这些孩子起码已经死了三天以上……他们当中有一部分是被暴力殴打致死,但是还有一部分,明显是病死的!”

兰木槿的目光极其凌厉,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十几个死亡孩童的真相。

斯图亚特九世笑呵呵的走到了司耿斯先生面前,他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事情很好解决……十万个金马克,怎么样?”

司耿斯先生缓缓说道:“这样说,你们是讹诈我们喽?”

斯图加特九世微微一笑,他低下头,一口浓痰吐在了司耿斯先生的靴子上。

“是啊,我讹诈你们,你能怎样?”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