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晚峰(一更)(1 / 1)

“暗部难道就没有记录?”周傲霜不解。

叶秋轻声道:“暗部的记录分两种,一种是有记录的,乃是秘录,另一种是没有记录的,即使宗主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宗主也不知?”周傲霜摇摇头。

她更是不解。

宗主都不知道的存在,到底为什么?

“这是为了斩断所有的线索,即使宗门覆灭,也有火种留存,依旧存继下去。”

周傲霜若有所思。

叶秋道:“这样还能秘密行事,甚至与洞仙宗完全脱离干系,不沾因果。”

“……厉害。”周傲霜慢慢点头。

她在想象。

如果漱玉小筑也有这样的体系,即使漱玉小筑当初被洞仙宗所灭,传承也依旧存在。

这样的暗部确实有必要存在。

李澄空道:“这些传承数千年的宗门,都是经历过霜风冰雨的,能传承至今,各有其独门的生存之道。”

周傲霜笑道:“老爷,我还是小瞧了洞仙宗。”

李澄空点点头:“不能因为他们武功压不住就轻视他们,甚至轻视他们的武学。”

“是。”周傲霜点头。

她觉得又开了眼界,见识到了智慧之光。

不过对于洞仙宗暗部的行事,她却是极恼火的,一边加入烛阴司,一边又暗中算计自己。

这种行事之法太让人讨厌。

她紧抿红唇,绝美的脸庞布满了寒霜。

叶秋轻声道:“周妹妹,即使找到陆晚峰也没用的,他不会承认。”

周傲霜黛眉紧蹙。

叶秋又堵住她的嘴:“陆晚峰的武学心法不是洞仙宗明传的心法。”

周傲霜道:“洞仙宗难道还分两条传承体系不成?”

叶秋轻轻点头。

周傲霜咬了咬贝齿,恨恨道:“佩服!”

明暗两部,竟还有明暗两条传承体系,这跟两个宗门有什么不同?

隐一宗之力以保证另一宗的传承,这种牺牲也让人咋舌,就是不知道,那些暗部弟子甘不甘心。

他们苦修却不能见光,却要隐于黑暗中,一辈子寂寂无名,能不能心甘情愿?

因为李澄空的精神相护,叶秋虽然看不到周傲霜所想,但通过观察,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她轻轻摇头。

“叶姐姐,有什么话就说罢。”周傲霜道。

“你是觉得暗部的人不会甘心吧?”

“换了是谁,也不甘心吧?”

暗部的心法想必也不俗,一身奇功绝艺却不能彰显,要明珠蒙尘,怎会甘心?

哪个练武之人不追求显耀于世?这是一种本能。

叶秋轻轻摇头:“这些暗部的人,并不是潜隐山林,不为人知。”

“难道还行走武林?”

“正是。”叶秋道:“他们修炼的心法各不相同,甚至有的是其余宗门弟子,就像这一次的延明峰独孤崖。”

“那洞仙宗岂不是无处不在?”周傲霜皱眉。

叶秋笑笑:“虽不中,亦不远矣。”

周傲霜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道:“这便是顶尖宗门。”

周傲霜感慨道:“真是大开眼界。”

遍地开花,不知道哪一朵花便是洞仙宗的暗部弟子,这样根本不可能灭掉洞仙宗。

陈正廷在一旁听得也大开眼界。

他万万没想到洞仙宗竟然有这般手段,据他所知,好像白云峰并没有。

“砰砰砰砰……”闷响声不绝于耳。

白玉华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先前是不服气的,觉得大意翻船,被独孤崖所趁,真要拿出所有本事,独孤崖不是自己对手。

可现在却发现,独孤崖这家伙不知怎么练的,竟然与自己旗鼓相当。

甚至隐隐压制自己。

独孤崖的修为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强,自己有点儿压不住了。

“啊!”怒吼一声,白玉华开始催动自己压箱底的奇功。

怒吼声中,他动作忽然变得轻盈,仿佛一片羽毛轻飘飘贴上独孤崖。

独孤崖微眯眼睛。

他感应中的白玉华一下变得模糊,从一座鹰变成了一团水,无处不在的渗透过来。

“啵啵啵啵……”独孤崖无法再稳稳站住,飘身踏空而退,越退越远。

“他这是要逃命?”陈正廷轻声道。

周傲霜瞥他一眼:“他逃得掉?”

“逃不掉也想逃的吧?”陈正廷道。

总不能束手就缚,能逃就逃,实在逃不掉也算是尽力而为,命数如此。

叶秋道:“他在等援手。”

“还有援手?”陈正廷讶然:“难道是暗部的其他高手?”

叶秋缓缓点头。

李澄空抬头瞥一眼东方。

陈正廷与周傲霜他们都望过去,却虚空杳杳,并无人影出现。

“嗤!嗤!”李澄空袖中飞出两道指力。

“砰砰!”闷响声在虚空响起,随即浮现出两位灰袍中年,皆身形削瘦,相貌普通。

他们站在人群里不会惹起注意,此时双眼精芒闪动,紧盯着李澄空。

李澄空站在虚空,青衫飘飘:“两位是何方神圣?”

他说话之际,一道指力无声无息划过虚空。

“啵!”虚空泛起涟漪,然后隐约浮现出一道人影,人影也穿灰袍,模糊朦胧看不清脸。

李澄空挑眉笑了笑,另一指力再至。

“砰!”涟漪一下崩碎,现出了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原本要扑向白玉华,却被李澄空的指力阻碍,在空中一滞。

另两个灰袍中年扑向李澄空。

周傲霜哼一声,罗袖飞出数道金光,同时迎向两灰袍中年,一掌一个。

“砰!砰!”两灰袍中年避开金光,却没能避开周傲霜的掌力。

他们两个前进之势一止,便被周傲霜缠住,白玉手掌仿佛带着无穷的粘力,扯动着两灰袍中年乱转。

两灰袍中年竭力想摆脱掌力束缚,避免像傀儡一般被动而动。

可周傲霜掌力奇异,他们的反抗力量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

灰袍老者被李澄空的指力所逼,只能踉跄后退,距离白玉华越来越远。

陈正廷双眼放光,紧盯着李澄空的动作。

他脑海里灵光闪动。

李澄空动作带着奇异的韵律,仿佛一举一动皆蕴玄妙,让陈正廷有悟于心。

叶秋明眸闪了闪,打量着陈正廷,笑着摇摇头,便看向灰袍老者。

“教主,他便是陆晚峰了。”

“陆晚峰……”李澄空笑道:“果然好修为。”

这陆晚峰的修为更胜白玉华。

这一次白云峰栽得不冤。

灰袍老者陆晚峰猛的看向叶秋,双眼闪过杀意。

李澄空笑道:“别动歪心思了,你是洞仙宗暗部陆晚峰,都知道了。”

“什么洞仙宗,什么暗部?”陆晚峰冷冷道:“莫名其妙,看来你们要网罗罪名害人。”

李澄空笑着摇头:“还真是没办法。”

这确实是天衣无缝,只要来个死不承认,谁也没办法硬说他是洞仙宗的人。

毕竟宗主都不知道,宗门也无记载。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