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灵偶(1 / 1)

屈靖闲话家常般,告知虞渊他的现状。

旋即,他的目光又落在,如寒冰女神般的冰莹威严身影上。

他看着寒妃,将一条条赤红电蛇扯断,散发着极寒气息,营造出冰蓝火焰。

有清冷和妖异两种独特气质的寒妃,让这位灵虚宗的青年强者,也看的目不暇接,暗地里轻轻点头,自语一声:“难怪……”

甚少有人知道,他和魔宫的莫砚,其实相交莫逆。

两人早年有过几次联手的试炼,生死之间,结下了深厚友谊,这也直接导致了他和虞渊的第一次战斗,令“幻灵伞”损坏。

莫砚在恐绝之地,差点被虞渊借助空间通道,送达陨月禁地的途中,然后被他生父竺桢嶙所救。

遭受重创的莫砚,在魔宫舔舐伤口,休养生息时,以秘法传讯给屈靖。

告知他,虞渊把持的煞魔鼎中,一位通体晶莹的煞魔,有多么的美丽动人,讯念透出的爱慕,让屈靖觉得不可理喻。

此刻,他才稍稍理解了一点,莫砚扭曲到变态的心灵。

你若是有机会碰到虞渊,宁愿煞魔鼎爆碎,也要保那位煞魔不死!

这是莫砚讯念透出的心迹。

屈靖得到元阳宗那边传讯和拜托,答应要出手,也有帮莫砚出头,擒获寒妃,找机会送给莫砚的动机。

“一位,比齐雲泓都厉害的异物煞魔,还要保证不死,只能慢慢耗了。”屈靖略感头痛,“好在,我有大把时间可以等。只要冲霄师叔赶来,有他插一脚,以其阳神境后期的修为,在我的小天地,什么局面都能稳住。”

这般想着,撑着大黑伞的屈靖,如水中倒影被一粒落石砸下,陡然无形。

半空中,混杂雷电、光和晶块的赤红电蛇,不再亡命扑杀寒妃,如得了命令般,悄然隐退。

“救我!”

退走的电蛇额头,齐雲泓的魂魄哀嚎呼叫,似又猛地恢复灵智。

虞渊面无表情。

转瞬间,这方由“幻境珠”打造的奇异小天地,重新恢复了静谧。

“那屈靖藏隐起来,想要打杀他,首先要把他逼出来。在他掌控的此方秘境,他不肯现身,单单找他就困难。”秦雲叹息一声,“这么一个,由‘幻境珠’和‘幻灵伞’两样奇物联合布下的空间,想将其打碎,更是难如登天。”

冲霄真人常年坐镇蛛城,秦雲听过此人名号。

他知道,如果当真如屈靖所言,已经将消息释放,等冲霄真人降临这方小天地时,就是他和虞渊的死期。

死于此,不露一丝痕迹,外界无人可知。

这么一来,便是严先生,还有严先生背后的神魂宗,由于没确凿证据,不知道发生

了什么,想要以此报复都没理由借口。

“别离开鼎!”

虞依依的娇喝,突然在虞渊的识海响起。

准备脱离大鼎,仔细勘察这方异地的虞渊,神情一震,当即止步,“有危险?”

“那些‘炽魂殛电’吞没齐雲泓后衍变的电蛇,气息还在附近。”虞依依操控着大鼎,缓缓旋动,“一旦离开大鼎,暴露在外面天空,很容易被冲击灵魂识海,在识海出现撕裂的,由‘炽魂殛电’形成的雷霆风暴。”

此言一出,虞渊不寒而栗。

“屈靖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你想想看,如何打破此被动局面。”他将眼前的难题,让鼎魂也分担一下。

然后,自己则赶紧调整,迅速冷静下来。

“要么杀死屈靖,要么,破开这方小天地……”

这是屈靖主动抛出来的,能够解决眼前困境的两条路。

虞渊稍作琢磨,就冷喝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屈靖给出两条路,诱导我从这两条路去想办法,一定是死路。不论选哪一条,应该都没有希望。”

“可是,正常来看的话,误入别人布下的小天地,想要破局的话,也就这两条路可选啊。”秦雲听到他的自语,皱眉回应了一下。

“我大鼎中万千煞魔,若是呼啸而出,排布阵列,有破开此方小天地的希望。”虞渊沉着脸,“可偏偏,这儿另有众多‘炽魂殛电’可用。而‘炽魂殛电’恰是魂灵的克星,那些弱小的煞魔,未等形成阵列,就全部灰飞烟灭了。”

煞魔收集不易,将来还有大用,他不想做无谓牺牲。

他和虞依依沟通过,也知道除了炼化出实体的寒妃,连血月,还有黑妪这样的,只要碰触“炽魂殛电”,同样没好下场。

而血月,黑妪,将来是能够如寒妃般,炼化出躯身的。

有了躯身,就意味着有了抗体,不用以魂魄直接面对雷霆闪电。

他斟酌着,御动着煞魔鼎在此方小天地呼啸,寒妃也重返鼎内小天地。

“这片天地,能随着你不断变幻延伸,我们永远探索不到尽头。”很快,秦雲率先有了感悟,“没特别的方法,想破开天穹,千难万难。你就是御动那剑鞘,挥出惊人的一剑,如果天幕一直朝上延伸,你的剑光也永远达不到尽头。”

“类似的,剑光入地,也将永远凿不开。”

秦雲撸起袖口,在他掌心中,托浮着一个灵力光芒凝炼的透明红球。

球体内,多出一个小光点。光点在球体中央,变幻为虞渊形态,朝着高空挥剑。

光点和剑光往上时,球体也随时往上浮,这就使得那光点和剑光,永远接触不到球体的上层。

“看明白了。”

虞渊点了点头,更加彻底地,打消了以蛮力破此方天地的念头。

“要想办法,解决那些‘炽魂殛电’,没那些煞魔克星,以鼎内众多煞魔,尽数释放出来,便有破开天地的可能。”

他摸着下颚,一缕魂念进入乾坤戒,看到一些灵石,炼药的丹炉,天罡盾,还有那面容模糊,巴掌大小的诡异木偶。

“天罡盾,乃纯防御形态的器物,等阶虽高,但尚未炼化。”

“没强大攻伐之力的天罡盾,便是炼化了,怕是也没有可能,在‘幻境珠’和‘幻灵伞’构筑的天地,令空间崩碎。”

“剑鞘划出的锋锐剑芒,则触及不到壁垒尽头,落不到实质。”

“……”

半响后,他的目光落在凶名赫赫,为天邪宗带来漫天骂名的“魂木灵偶”上。

面容模糊的“魂木灵偶”,巴掌大小,没明显的男女特征。

“试试看。”

心念微动,那“魂木灵偶”从乾坤戒飞出,正好被他一只手握着,只露出一个头颅在外。

一缕缕的魂念,向那“魂木灵偶”渗透时,他脑海深处骤然浮现尸骸累累,无数凶魂厉鬼哭嚎的虚幻场景。

他的魂念,像是在不同的血腥杀戮现场穿梭。

“大阴魂术!”

识海小天地中,他的阴神自发运转,传承至神魂宗的秘术,数不尽的奇诡血腥场面,如明镜落地,砸的粉碎。

与此同时,他由“大阴魂术”凝炼的阴神,很轻易地离开血魄,进入了手中的木偶。

他阴神入内霎那,旁边观望的秦雲,猛然变色。

秦雲惊骇的发现,虞渊手中的那个小木偶,原本模糊的面容,在短短几秒钟时间,线条精细深刻起来。

“虞,虞渊!”

小木偶的脸,变成了虞渊的脸。

虞渊的手,握着另一个,小一号的“虞渊”。

那个小一号的,木质的“虞渊”,处处透着诡异,仿佛古老的邪神,从千万年的沉眠中悄然苏醒,要祸害世间苍生。

“主,主人?”秦雲嗫嚅地,小声地,谨慎呼喊,“你还在吗?你,还是你吗?”

“别担心,我,自然是我。”

讲话的,是那个袖珍型的,木偶形态的“虞渊”。

它开口时,真正的虞渊阖上眼,在大鼎中静坐下来,如进入深沉睡眠。

秦雲心生畏惧,本能地往后退,和现在的虞渊保持距离,连手中的“青阳箭”都遥遥指向木偶形态的“虞渊”,“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还是虞渊,别大惊小怪。”木偶表情木然地说道。

……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