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一发牵动万人心(第二更求票!)(1 / 1)

对于贾府诸多人来说,今科秋闱也是意义重大。

从八月初九开始,黛玉几乎每天起床都要默默念叨一番,祝愿冯大哥能够在今科秋闱中取得好成绩。

此时的她也不敢再耍小性子去打扰冯大哥,她很清楚秋闱对于冯大哥的重要性,这等时候再要去叨扰冯大哥,那就真的是不识大体了。

对于冯紫英他们每一天都是煎熬时,对于黛玉来说,也一样是煎熬。

她已经大半年没见过冯大哥了,而冯大哥也根本没有多少音信传来,这段时间连冯大哥身边的小子都少有来贾府这边了。

终于等到了八月廿九这一天,顺天贡院将要正式放榜揭晓,四千多名北直隶学子命运将会在这几张榜上一一呈现。

黛玉几乎是一大早就起来了,这也是破了例,她的习惯就是人睡醒了要赖一会儿床,雷打不动,但今日不行。

“小姐,再睡一会儿吧?要巳正才会放榜,这会儿大家也都只能去守在门上候着。”紫鹃见小姐起早了精神有些不济,这段时间小姐睡眠都不太好,估计也是和冯大爷秋闱有关,但今日终于可以有一个了结了。

“那琏二哥那边是不是让人已经去守着看了?”黛玉小声的问着。

姑娘们身边都没有小厮,而丫鬟们也不可能这等时候出门去看榜,所以就只能看府里边有没有哪家小厮要去看榜了。

好在琏二哥和冯大哥关系很密切,这等事情肯定不会落在人后,所以紫鹃也早就打听到琏二哥今日是要安排人去看榜的。

“应该差不多去了吧。”紫鹃为了这等事情也是煞费苦心,“宝二爷也让茗烟去看榜了。

她一个丫鬟却要去打听秋闱放榜的事情,本身就容易引人怀疑,人家自然而然也就要联系到自家小姐身上,所以她也是转弯抹角的才打听到琏二爷是要安排人去看榜的,看看今科冯大爷究竟能考得如何。

好在琏二爷真的和冯大爷关系密切,安排了昭儿和隆儿两个人去看榜,另外宝二爷居然也让茗烟去看榜,这让紫鹃也是相当惊奇。

“宝二哥也安排人去看榜?”这让黛玉也是格外吃惊,“他不是连书都不想读么?怎么会对秋闱看榜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听说是宝二爷也是要看冯大爷秋闱能不能中举,兴许是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也像冯大爷那样也读出书来吧。”紫鹃一边替自己小姐梳理着头发,一边解释道:“婢子也是正好遇见环三爷在和那茗烟说话,才知道宝二爷是要安排茗烟今日一大早就去看榜,环三爷说让茗烟看了榜之后回来也和他说一声。”

“怎么这会子这两兄弟都一下子对读书考试这么热心起来了?”黛玉抿嘴一笑,“以前可没听说环哥儿也对冯大哥科考这么感兴趣?”

“小姐您还别说,我听彩霞说环三爷对冯大哥可是仰慕得紧,经常提及若是能像冯大哥那样去青檀书院读书,便是死了都值当,如何如何,……”紫鹃也捂着嘴笑了起来。

“怎么地却又说到要死要活去了?府里边难道送一个人出去读书就这么难?还是环哥儿变着法子再挤兑宝二哥?”黛玉撇了撇嘴,“想读书想得不得了,不想读书的却又是躲读书如同躲上法场一般,你说这府里这几位爷怎么就这般别扭?”

“二老爷这几日里也是少有出门,一直在府里,吓得宝二爷每日里精神都差了许多,每日准时去族学里报道,深怕老爷找上他,……”

紫鹃的话让黛玉又是轻笑,“那环哥儿如何与冯大哥扯上干系了?”

“听说是冯大爷那一日遇见了环三爷,对环三爷读书很看好,很是勉励了他一番,说日后真要有可能,便让环三爷去书院读书,为此环三爷还在赵姨娘那里去赌咒发誓说这一辈子定要好好读出书来,让赵姨娘一定以他为荣,然后要赵姨娘去给他拿银子,他要去买些好的笔墨,……”

黛玉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赌咒发誓那都是哄人的,就怕不过是些骗银子的手段罢了,真要有心读书,用得着去这般么?就像冯大哥说的,真要想读书,在哪里都能读得出来,不想读书的,就是去了书院也是白搭。”

主仆俩也就这么着说着闲话,急切的等待着贡院那边放榜揭晓那一刻,然后就看府里的人什么时候能够把消息传回来了。

与此同时,梨香院里却也是一片欢歌笑语。

“宝姐姐这般一说,小妹也觉得这阖府上下好像尽似对这秋闱都看重起来,咱们家现在可还没有人去考这秋闱才是。”手中拿着杭绸团扇的探春抿着嘴笑了起来,“且看宝二哥下科能不能一试身手。”

“今日便是秋闱揭榜之日,瞅瞅时辰,怕也就是这个时候差不多要贴榜了。”搭话的却是俏寡妇李纨。

平素她是懒得出门的,今日却有些坐卧不安,冯家大郎今日参加秋闱,这消息不是什么秘密,阖府上下都知道。

兰哥儿也回来说夫子今日都无心教书,只说休沐一日,也是要出门去感受一下这顺天府秋闱揭晓盛况。

李纨老爹李守中也曾做过南京国子监祭酒,自然是参加过秋闱和春闱的,也曾经是一榜进士,她自然明白这等秋闱春闱对一个家族的意义。

这贾家上下现在都没有读书心思,这也是李纨内心最焦急的所在。

眼见得兰哥儿今年便已经是七岁,翻年就是八岁了,却仍然只能在族学中厮混,虽说每日回来自己都百般督促,但是这缺了名师指导,且没有了那种学习的气氛,始终不尽人意。

尤其是这族学中有宝玉、金荣一干子人在里边折腾,便是贾兰自己回来都在说这一日里,大家嬉笑打闹的时间比那上学读书时间还要多一些。

那青檀书院现在名气越发大了,若真的是兰哥儿等几年能去书院读书,那便真的是能有一番造化了。

李纨一句话便让整个屋里安静了下来。

“巳正贴榜,此刻怕都该是贴出榜来了。”搭话的却是素来沉默寡言的迎春,见众人目光都汇聚过来,没来由的一阵心慌,脸上也发烫,赶紧举起宫绢团扇遮住,心中也是一阵砰砰猛跳。

宝钗也有些好奇,这位二妹妹平素是少言寡语的,便是说及自己事许多时候也是一笑过之,今日却主动说着秋闱贴榜之时,委实让人诧异。

一干女孩子都有些诧异,但是却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今日这二姑娘有些奇怪。

迎春也不知道今日怎么地就突然鬼使神差的来了这一句,只是前几日里二哥喝醉了酒回府里,遇上了自己便多了几番话语,她本来就是老实性子,遇上兄长对着自己说话,自然只能是老老实实听着,却未曾想这兄长说些话来却让她既羞又喜,还夹杂一些期盼。

那话里话外意思是父亲原本有意要与那冯家大郎结亲,据说冯家只此一个嫡子,便是想要寻个家世合适但身子骨要能生养的,还说自己正合适,但又说到这若是冯家大郎若是考中了举人,这里边便又多了一些麻烦云云。

贾迎春自然也明白兄长话里话外所说的麻烦是什么,自家事庶出,冯家那边是嫡出,这便是一道天大的鸿沟,兄长之意便是那冯家大郎考不中的话,那便还有几分机会能否说动冯府太太,若是考中了的话,机会便小了许多。

今日便是放榜揭晓之日,也不知道那冯家大郎(哥)是否能一考而中?

若真是考上了,那可真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儿,好像这顺天府还从未听说过有十四岁就能考中举人的,便是李纨老爹考中举人时,也是接近三十岁了。

此时的宝玉也一样在自家屋里如坐针毡。

这阖府上下只怕再无比他更关注此次秋闱大比的了。

唔,可能也还有,那便是林妹妹,不对,还有,还有自己老爹,想到这里宝玉便是一阵苦涩。

自己最关注的两个人,居然都是这么关注此科秋闱大比,而且关注的原因都是一个,就是因为冯大哥参加了此科秋闱大比。

林妹妹如此关注,自然让宝玉伤心之余也有些酸楚,但是自家老爹也这么关注,带给他的就只有阵阵寒意和杀气了。

那一日自己险些就被父亲一顿暴打,据李十儿说是连板子都准备好了,只是遇上了舅老爷那边急招老爷过去,所以才侥幸躲过这一劫。

但是据李十儿说这一顿老爷一直是记在心里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这也让宝玉这一段时间里一直坐卧不安。

他感觉今日只怕自己就难逃此劫,除非冯大哥考不中。

一旦考中,这顿毒打,只怕老爷便没有任何缘由都得要把怒火倾泻到自己身上。

只是这却如何来化解这一场“危机”?

宝玉两股战战,脸色苍白,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屋外。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