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字卷 第一百八十二节 荣归(第四更求票!)(1 / 1)

冯紫英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中午的狂欢延续到了晚间。

鸿宾客栈老板的确很会做生意,这一次性一家客栈里边考出了十几个进士,这简直就是惊天动地的大**,可以说这种事情可以一直吹嘘到他的孙子辈。

所以中午之后晚间仍然是极为大方的把所有青檀书院的学子们设宴款待。

实在是无从拒绝对方的热情,连官应震和周永春都难以抵挡,最终这两位都酩酊大醉,就在客栈里住下了。

冯紫英没有在客栈住下,而是回了家。

毕竟和其他外地士子不一样,他们的喜讯要明后天才会开始向家中送去,最远的地方家中知晓恐怕都要一个月以后去了。

哪怕是北直隶这边,晚点儿的也要三五日去了,这还是官府通过驿传快送回去的。

有点儿醉了,但是今儿个冯紫英的状态特别好,虽然醉过,但是缓过气来却很快,起码就回到家中,已经是差不多半清醒状态了。”少爷回来了!”伴随着整个府上像是被捅了的蜂巢一般立即躁动起来,灯火通明,几乎家中所有男女老幼下人仆僮都涌了出来。

冯府的大管家冯寿以及二管家万福都带着一帮仆人迎了出来,以往这只有冯唐出远门归来时才能有这种待遇,但今日冯紫英也可以享受了。

“冯寿(万福)见过少爷,恭喜少爷高中。”规规矩矩的拱手大礼,然后跪下一拜,后续跟随的仆人们都是一拜,这不但是见少家主,而且是在见官了。

从冯紫英的名字正式挂在皇榜上那一刻起,只要没有特别的例外,哪怕是最不济的三甲同进士,也是一个正八品的官员,而且三年内就要升到正七品上来任用。

如果是二甲进士的话,从任职三到四年就可以从正七品升到正六品甚至从五品,这种殊遇是其他任何一类官员都无法享受到的。

“寿伯、万伯,起来吧,都是一家人,何须如此客气?”冯紫英抬抬手,还有些酒意,但是他知道需要去见老娘了,“我娘和姨娘她们都在吧?”

“太太和姨太太都在屋里候着少爷呢,少爷今日若是不回来,太太和姨太太们怕是不会去睡觉的。”

冯寿是个比冯唐还大七八岁的老人,一直是跟随着冯唐走南闯北,只有这一次冯唐去榆林,考虑到榆林太偏远,而冯寿年龄也大了,加上以后冯家可能都要定居在京师城了,所以才让冯寿留在家里,而让冯禄去了榆林。

“嗯,那我去见母亲和姨娘她们。”冯紫英笑了笑,看见跪了一地的仆人和丫鬟,“都起来吧,今日也是大喜的日子,不知道太太那边有没有安排?若是有安排也就罢了,若是没有安排,便按照去年我中举时的规矩,再加五成给大家,也算是同喜了。”

冯紫英这话一出,整个院子里跪着的仆人丫鬟们都是一片欢声雷动,纷纷磕头感谢太太和少爷的恩典。

冯寿笑着摇摇头,这少爷可真是够大方,本来太太打算是比照去年中举时加两成的,这少爷一来就又涨了三成,不过这等阖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的时候,比说五成,就是加一倍,少爷表了态,那也得给。

但少爷中了进士,那的确是冯氏一族的骄傲和荣耀,明日怕都是要到祠堂祭祖拜谢的,甚至在临清和苏州那边都要派人去祭拜。

冯紫英也不在意,便径直去了母亲屋里。

进屋才吓了一大跳,自己母亲甚至把那一身少有见到的诰命服饰都穿了出来,这般正式,冯紫英也赶紧跪下磕头:“儿子见过母亲大人,见过姨娘,……”

段氏眼睛都红肿了一大圈,看见儿子跪地叩拜,也忍不住又开始抹起了眼泪。

在得知冯紫英中了进士之后,一家人便已经到旁边的祠堂里去跪拜了一番,感谢冯家列祖列宗保佑自己儿子终于得中进士,真正圆了冯家的文臣梦。

小段氏也免不了要陪着摸一会儿眼泪,这才让冯紫英起来,在下首坐了。

这接下来就是询问中式情况,然后也要问到下一步的殿试准备。

不过段氏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主母了,在自己儿子中举之后便询问过许多,也知晓这殿试是不会黜落进士的,也就是一个等待皇帝恩赐的过程,然后分一分层次。

但无论如何,自己儿子十五岁就中了进士,这已经是大周建国以来破天荒的第一遭了,而在冯紫英之前,最年轻的进士也是十六岁,而且还是太祖时候的事情了。

母亲拉着自己的手絮絮叨叨一直说到快子时了,这番兴奋劲儿才算是过去。

冯紫英早已经困得不行了,告辞之后,便径直回屋。

未曾想到母亲和姨娘又来到自己屋里,看样子也是有事情要和自己交代。

“娘,儿子困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冯紫英也知道母亲和姨娘等了这么多年等到这一遭,肯定是格外兴奋,只是自己今天喝了两台,还算状态不错,但也是人困马乏,早就想上床睡了。

“铿哥儿,娘就和你说一句话,你既然考上进士了,现在也十五岁了,恐怕就要考虑婚姻大事了,娘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其他事情娘都可以依你,唯独这婚姻大事,必须得由娘来决定。”段氏来自己儿子屋里,就是要强调这一点,其他什么她都可以退让,唯独这桩事情,她要牢牢把握住,不能由着自己儿子性子来。

这年头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确是由不得小辈做主的,段氏也就是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和其他人不一样,太有主意了,自己和他父亲许多事情都要听他的,但唯独这事儿她不能让步。

冯紫英笑了笑,他不想扫母亲的兴头,更何况现在还说不到那里来,而且纵然是到了那一步,自己自然也有许多办法来说服自己母亲。

“行,儿子自然听母亲的,那母亲也说了,其他事情都可以依我,那母亲和姨娘身边的明嬛、明珠这些就不必往我屋里送了,我觉得云裳就挺合适了,……”

段氏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脸上,旁边的云裳更是手足无措。

“铿哥儿,去年娘就和你说过了,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须得要讲求规矩,看看人家那些个公子少爷,三五个贴身丫鬟都算少的,听说那贾家宝玉,大小丫鬟十七八个侍候着,我们也不和人家比,但是起码的规矩要有吧?你这来来去去都只有云裳一个人,不合适了,……”

段氏语气里也充满了规劝,“你喜欢云裳这丫头,娘没意见,但收房必须要等到你十六岁之后才行,……”

早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云裳赶紧跪在地上瑟瑟发动,不敢抬头。

见把云裳害臊得头都不敢抬,坐在床上的冯紫英也是无奈,“娘,您说什么啊,……”

“娘是话丑理端,你自个儿知道,你姨娘也和云裳说过,总而言之,不能坏了规矩。”段氏话语里不容置疑,“你不喜欢明嬛她们,那也由你,要不娘让人去大同或者苏州、扬州买几个小丫头来,慢慢教着,熟练了,再进你的屋?”

见今日母亲是不把这事儿交代清楚不会走,冯紫英也只能点头应允,“行吧,母亲你看着办,不过现在的确用不着,……”

待到母亲和姨娘离开,云裳这才敢起身,服侍冯紫英上床睡觉。

看见云裳望向自己的目光都变得躲躲闪闪,冯紫英也是感触,“云裳,太太刚才说的你也莫要在意,……”

“不,少爷,云裳一点儿也不在意,嗯,还很高兴,太太终于没想着要撵云裳出去了,……”云裳眼圈也红了,话语也有些哽咽。

“你有没犯啥错,太太凭什么撵你出去?”冯紫英摇摇头,但是这个时代主母要撵一个丫头出去,还需要理由么?

云裳也不做声,只是默默的替冯紫英掖好被角,咬着嘴唇,那目光里却是多了几分满足和爱意。

“爷,太太说得对,您现在不一样了,云裳一个人侍候你也不合适,也侍候不过来,这梳洗穿衣,还有收拾屋子,多两三个人来,云裳也有个伴儿,……,云裳也知道爷是体贴云裳,怕云裳受气,……”

看见斜坐在自己床边那脸上流露出满足神色的云裳,冯紫英心中越发怜惜,手下意识的握住了云裳的小手,纤细而柔软,但是却不是那种瘦弱的感觉,一份淡淡的温情萦绕在心中。

云裳被冯紫英把手握住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好在这屋里也只有二人,而冯紫英也并无其他进一步的动作,也才让云裳稍稍放心。

“爷,云裳这一辈子都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忍不住呢喃轻语,云裳靠在床头,目光里满是炽热的爱意,而冯紫英却紧紧攥住云裳的手,就这么相依相偎着,沉沉入睡。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