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三节 心中英雄(1 / 1)

冯唐之所以如此重视宁夏这边的局势,盖因自己儿子在给自己的来信中专门和自己提到过宁夏镇的风险。

冯紫英在来信中就特意提到过虽然目前大周的军事压力开始逐渐向辽东转移,但是鞑靼人的威胁始终不能消除,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还会爆发出来,所以也提醒他一定要小心隔壁的宁夏镇可能出现哗变、兵变甚至叛乱的风险。

冯紫英在信中还特别提到要主要宁夏镇蒙古军将那边和鞑靼人的勾连情况。

称这个消息是来自兵部职方司和龙禁尉的一些线报,但因为涉及到兵部和五军都督府乃至陕西都司,所以很多情报都被压了下来,他也是通过一些渠道才了解到的。

冯唐自然对自己儿子的来信确信不疑。

自己儿子这两年里的妖孽表现已经让他心服口服,而且冯紫英还专门提到了兵部职方司的主事耿如杞本身就是东昌府人,龙禁尉那边自己儿子也有门道,儿子这么强调,自然是感受到了其中危险。

所以贺世贤这么一来说,立即就让他紧张起来了。

宁夏镇一旦乱起来,只怕整个三边四镇都要受到牵连,而且当下三边四镇中除了榆林镇在自己的全力梳理经营下还算勉强具备一定的战斗力,其他三镇都称得上破败不堪,根本经不起一场战争。

也幸亏现在河套的鞑靼人也因为三娘子身体欠佳,内部争斗加剧,加上左翼的林丹汗即位之后开始有所动作,所以才勉强维持了这种和平状态,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那就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

贺世贤离开之后,冯唐就立即招来了尤氏兄弟,把贺世贤提到的情况做了介绍,尤氏兄弟不但不担心,反倒是格外兴奋。

一旦宁夏镇出了乱子,那么首当其冲去要接战的就是周边三镇,而甘肃镇和固原镇的战斗力他们都清楚,所以这也就该是榆林镇的将士们立功的时候了。

看见尤世功三兄弟的态度,冯唐也是无语。

这就是担当一方的高级将领和中级将领看问题的不同角度,自己需要考虑榆林镇是否经得起折腾,而且就算是打完仗也要考虑日后日子怎么过,但是像尤世功几兄弟就只关心能不能打仗,如何打赢,其他就不是他们操心的事情了。

好在现在宁夏镇那边也只是还有一个苗头,还有一些时间可以预做准备,当然还只能以其他理由来做准备,也幸亏现在朝廷还只设了宣大总督和蓟辽总督,三边总督迟迟未定,否则自己这番军事调动还真的不好解释。

*******

紫鹃悄悄走进房间,看着小姐仍然拿着书一动不动,但是目光却望着窗外,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小心的走近。

似乎是感受到了有人,黛玉扭过头来,看见是紫鹃,这才嗔怪的蹙眉:“死丫头,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奴婢是看小姐想事情出神,所以才不忍心打断小姐的思念嘛。”紫鹃和黛玉的关系已经亲如姊妹,忍不住打趣一下黛玉。

黛玉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站起身来,就要撕紫鹃的嘴,逗得紫鹃东躲西藏:“小姐,婢子错了,不该说小姐心事,……”

“你还胡说,你还胡说,……”黛玉越发急了,“死丫头,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真当我收拾不了你么?赶明儿我回老祖宗,把你退回去,……”

“小姐才不忍心把奴婢退回去呢,再说了,退回去谁替小姐联系呢?”紫鹃躲过黛玉的“魔爪”,笑嘻嘻站在黛玉身后,替黛玉拿过一件披风披在背上,“小姐,你可要小心身子,冯大爷的锻炼法子还是有些好处的,你可得要一直坚持下去。”

“啊?你联系上了?谁?”黛玉忍不住“啊”了一声,目光里多了几分急切、欢喜和期盼。

“云裳啰,冯大爷这两日都忙着一会儿参加恩荣宴,一会儿要去鸿胪寺联系谢恩礼仪,然后就是谢恩了,还要却谒先师庙什么的,天天都在外边,婢子都去了两次了都没见着人,只有云裳在,我也把话带给云裳了,……”

紫鹃宽慰着自家小姐。

“冯大爷这一次中了二甲进士,那冯府上下都要欢喜疯了,喜气洋洋的,婢子上门正好遇到了那位段姨娘,还给了婢子两颗金瓜子儿呢。”紫鹃把手伸开,两颗明晃晃的金瓜子儿,“早知道婢子就有事儿没事儿去遛遛,或者让雪雁和春纤也去,反正他们冯家有钱,……”

“少在那里出馊主意。”黛玉没好气地道:“冯大哥这段时间太忙了,等过了这两天就好了,不过他考中二甲进士之后,肯定来祝贺和拜会的客人也会很多,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上次考中举人那样也要庆贺一下,……”

“可别再庆贺了,要不大老爷再去一次,回来可能就真的要疯了。”紫鹃最后一句小声道。

林黛玉忍不住瞪了紫鹃一眼,再说大舅舅不争气,但是毕竟还是自己舅舅。

不过上一回回来,大舅舅就在府里上下都说冯府通过这一次祝贺酒席,捞了多少银子如何如何,又埋怨府里边让自己送的礼物寒碜了,害得他没面子了,总而言之一阵埋汰人。

“二老爷倒是又去请了冯大爷,但是好像冯大爷说暂时不能过来,说没有时间。”紫鹃知道小姐想知道一些什么消息,“琏二爷倒是去登门拜会了,说见到了冯大爷,但是来冯大爷家里人很多,所以他也没呆多久,……”

黛玉有些黯然,自己没法随便出门,就算是紫鹃出门也要找各种借口,自己想要见一面冯大哥现在都不容易。

“”听说宝二爷也打算去冯大爷府上拜会,……”

黛玉一愣,“怎么宝二哥也要去冯大爷那里?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听说是宝二爷前几日一直在家躺着,精神不好,但也没生病,就是没精神,成日躺在床上发呆,都把袭人、媚人他们给吓倒了,太太和老祖宗都有些着急,也请了太医来看,但太医也说没什么毛病,就是心火过甚,调养一下就好了,也就这一两日精神不知道怎么就好起来了,说要到冯大爷府上去,……”

********

“你也要去?”贾宝玉大吃一惊,上下打量着对方,“你怎么去?你疯了?老祖宗知道了,还不得剥了我的皮?”

“嘻嘻,你不说,我不说,我们身边谁敢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能有谁知道?难道那冯家大哥也是一个多嘴饶舌的人?你们不是都说他英雄过人么?我就想看看他究竟有多么英雄,文能安邦,武能定国?”

史湘云笑嘻嘻的道:“二哥哥,你就带我去一趟嘛,成日里在府里蹩着,宝姐姐和林姐姐都不出门,好像她们都有心事,还有二姐姐和探丫头这两天好像也有些精神不振,还不都是前两日被你生病给害得,……”

“不行,我可不敢带你出去,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和我到冯大哥那里去,万一被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贾宝玉连连摇头。

“那你等着。”史湘云诡秘的一笑,然后跑了出去,贾宝玉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炷香功夫,只见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少年郎,折扇呼啦一声打开,轻轻摇动:“这里可是神武将军冯府,小弟久仰紫英兄长大名,今日特地来拜会,劳烦这位大哥通报一声,这是小弟的帖子,就说金陵史湘云求见。”

贾宝玉眼睛一亮,眼前的史湘云一身蓝色儒衫,轻袍博带,手中折扇玩得相当顺溜,那举手投足也是相当潇洒自如。

“怎么样,宝二哥,这样出去没问题吧?那冯大哥肯定看不出来吧?你就说我是你们金陵来的老家亲戚,所以就顺便带来让我见见世面了。”史湘云见把贾宝玉给震住了,格外得意。

“还是不行,就我们两个出门,还是去冯大哥家,若是老爷太太知道了,我脱不了干系。”贾宝玉连连摇头。

“那我们就不说去冯家大哥府上不就行了?前日里探丫头也在说冯大哥帮了宝二哥许多,都该感谢一下冯大哥,不如我们把探丫头和林姐姐都叫上,都学着我这样,就说去护国寺敬香,嗯,就说我们去护国寺敬香,你去冯大哥家里,顺路,……”

贾宝玉本来就是一个好玩的性子,见史湘云这一身男扮女装格外英武动人,不知道林妹妹穿上男装又该是一个什么样,心里也是一热,“那行,你把林妹妹和三妹妹叫上,就说是去寺里烧香,不过这马车……”

“难道宝二哥连下边人都喊不住?”史湘云大大咧咧的道:“宝二哥你都十三岁的人了,难道还不敢单独出门?”

本来就因为冯紫英的表现而受了刺激,再被史湘云这一激,贾宝玉便一咬牙应承下来。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