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节 群雌(第一更!)(1 / 1)

冯紫英把张瑾送到了大门外。

张瑾亲自登门道贺,不得不让他重视。

大周龙禁尉和前明锦衣卫还是略有不同的,虽然现在民间都还是以锦衣卫来称呼龙禁尉,但是龙禁尉其实并不能像前明锦衣卫那样随意行使诏狱大权。

而文官群体对龙禁尉一直盯得很紧,甚至都察院便有几名御史是专门负责盯住龙禁尉的,一旦有风吹草动,便会跳出来狂喷。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等到皇帝的全力支持,对于科举出身的文官,尤其是四品以上的文官,龙禁尉还是保持着相对谨慎,除非有比较切实的把握和证据,否则不会轻易动。

按照都察院的说法,要动文官可以,只能是他们士林文官自己来动,那就是都察院,其他人,不管是你刑部还是龙禁尉,都得要悠着点儿,只有都察院开启了弹劾模式之后,你刑部也还,大理寺也好,龙禁尉也好,才能跟进。

但对于一般的勋贵、武官和杂科出身的官吏以及民间普通民众,龙禁尉就没有那么忌讳了,其权力也可以放大到极限。

冯紫英并不惧怕龙禁尉。

事实上在自己考中二甲进士之后,龙禁尉基本上就不太可能随意动自己了,当然前提是自己没有大问题。

但是龙禁尉的权责范围并不仅仅局限于对官员百姓的监督上,他们还有另外一个领域的权力,那就是刺探地方乃至域外的军情政情,这才是冯紫英很看重的。

按照兵部职方司耿如杞的说法,在壬辰倭乱的时候,龙禁尉是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的,但是这几年,特别是从壬辰倭乱结束,也就是元熙三十六年后,随着太上皇怠政之势日益明显,龙禁尉也就随之松散下来,不复有以前的雄风。

而在太上皇退而不退,永隆帝登基之后,龙禁尉的交接也出现了一些混乱,至今仍然没有理顺,所以龙禁尉的权力和实力都受到很大的削弱。

现在的龙禁尉仍然处于一个相当尴尬的交接调整期,而且这个交接调整期似乎还有无限拖下去的迹象。

正是在这种情形下,张瑾也对与龙禁尉关系一直不错的冯紫英如此看重上心。

不仅仅是冯紫英考中了一个二甲进士那么简单,二甲进士每科都有一百多号,龙禁尉还不至于对每个二甲进士都如此看重。

关键在于冯紫英已经上达天听,连皇上都很欣赏,冯紫英背后还有吏部左侍郎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这两尊大神。

更为重要的是冯紫英不像其他士林文臣那样对龙禁尉诸般轻视厌恶,甚至还愿意主动接触和合作,这就让龙禁尉觉得终于在这个群体中找到了一个可以互动的对象。

上一次参加庆贺宴还可以说是冯紫英邀请,而这一次登门甚至都没等到张瑾主动出击,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指挥同知卢嵩便主动暗示张瑾应该主动去把这条线续起来。

所以张瑾也才有了这一遭。

冯紫英可没有寻常士人文官那么多讲究,对他来说,谁有用有价值,这才是最值得考量的。

张瑾此人沉稳务实,且没有其他龙禁尉身上那么多恶劣习气,所以他很愿意和此人结交,甚至愿意进行一些合作。

而张瑾也的确帮了冯紫英一些忙,比如像宁夏镇那边的局势和当初临清时倭人探子的去向问题,张瑾都还是帮了一些忙。

所以他也专门把张瑾送到了大门外,换了其他士林文人是绝不可能送一个龙禁尉千户到大门上的,甚至很多自命清高的文臣是以和龙禁尉结交为耻的。

送走了张瑾,冯紫英正欲进门,却看见两辆马车过来,停在了角门处,看样子也是像来自己府上的,只是这两辆马车看上去恁地面熟,倒像是荣国府的。

不过贾琏已经来过了,这还能有谁来拜会自己,总不会是贾赦、贾政亲自来吧?那自己可当不起。

正好奇间,却见贾宝玉和另外一个少年郎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

“冯大哥。”贾宝玉先上来见礼,冯紫英笑了起来,“我道是谁,原来是宝玉啊,这一位是……”

冯紫英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眼前少年郎要比贾宝玉矮一头,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倒是颇有一番英气,大咧咧的向自己行了一礼:“金陵史湘云,见过冯大哥。”

冯紫英大吃一惊,史湘云?上下打量一番,可不是么,这分明就是一个雏儿,居然还男扮女装起来了?

赶紧环顾四周,冯紫英便小声埋怨起来:“宝玉,你怎么也这般荒唐起来,史家妹妹怎么也这么调皮?”

“冯大哥,不管二哥哥,是小妹自己要来的,嘻嘻,林姐姐和三姐姐也换了男装,就在车上。”

史湘云很是为自己撺掇出这么一出得意,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摇动折扇,很有点儿风流倜傥俏郎君的架势。

冯紫英更是吃惊,连忙望过去。

果然那车前布帘拉开一条缝,不是那林黛玉和贾探春还能是谁?不用说后边就是几个丫鬟小厮了。

史湘云的豪爽大气其实是很符合冯紫英的喜好的,全无寻常女子那般忸怩,第一次见面就能大大方方和自己打招呼,也没有其他人那帮仰视艳羡之意,这等性子也很让冯紫英喜欢。

见这等情形,冯紫英便不敢再外耽搁了,若是被人传了出去,只怕这几个丫头的名声都要不好听了。

冯紫英一挥手进门赶紧让角门上的仆人把角门打开,放两辆马车进门,一直到了自己小院门口,这才让一干人赶紧下车,直接进了小院。

还是史湘云潇洒,居然和宝玉一道与冯紫英大模大样的步行进院。

一直到一干人进了自己小院,冯紫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这段时间登门拜访的人太多,家里边人也已经习惯了,有时候也有车进院子,但是拉到这自己小院门口,还是第一遭。

在小院门口,黛玉和探春才下来,看着史湘云大大咧咧的和冯紫英一路走一路说,两个丫头都有些羡慕这云丫头大胆,还是第一次和冯大哥见面呢,就这般不见外。

冯紫英也是一路批评着贾宝玉,虽然史湘云把责任揽过去,但是谁都知道这等事情,贾府里边没有他这位宝二爷开口,怎么可能派得出两辆车来?

“冯大哥,林妹妹和三妹妹都不是外人,云妹妹你也见过了,小弟倒是觉得云妹妹这性子肯定和你相投,……”贾宝玉也不太服气,“你在咱们府里也都见过她们多次了,……”

“那能一样么?那是在你们府里边儿,没外人,还有你们家长辈在场,你这带着一大帮子妹妹出门,还男扮女装,你就没想过几个姑娘以后的名声?真的想回去之后又被政世叔板子侍候啊?”

冯紫英这话一出口,贾宝玉立即怂了,他已经是对自己老爹的板子有了阴影,想到那大板子下来,自己屁股就隐隐坐疼,下意识的就想夹紧。

一直到进了院子,冯紫英这才说那几个跟随着的丫鬟:“袭人,紫鹃,侍书,你们几个怎么也不劝劝宝玉和自己小姐,这丫头我还没见过,……”

“奴婢翠缕见过冯大爷,老祖宗把奴婢指给大姑娘,……”那女孩子倒是生得灵性,个子娇小,一双妙目更是灵动坦率。

“哦,看来史家妹妹是也要在老太君身边常住了,这样可好,林妹妹和三妹妹就又多了一个伴儿。”冯紫英没想到史湘云现在是提前到贾府长住了,估计史家那边也的确让这个性子豪爽的姑娘受够了夹磨,才逃到贾府来躲难了。

“冯大爷可是冤枉了我们,主子们要做的事儿,奴婢们也只能劝一劝,若是主子们拿定了主意,奴婢们也只能水里火里陪着去就是了。”

看见这圆脸丫头陪着笑脸解释,而且这番话说来也是有理有据,忠义有加,冯紫英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宝玉身边的大丫头。

“袭人,你这张嘴可真是巧,把啥话都说完了,竟然让我无言以对,难怪宝玉这么喜欢你,紫鹃,侍书,翠缕,云裳,你们几个丫头,都学着点儿,这才是当家人的模样,……”

一句话就把袭人给弄得脸红耳赤,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贾宝玉还是只知道站在那里咧着大嘴傻笑,袭人又惊又羞又吓,赶紧又是一礼,颤声道:“冯大爷可千万莫这般说,若是被老爷太太听见了,那婢子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有那么夸张么?”冯紫英逗乐着这个对宝玉忠心耿耿的丫鬟道:“这可是我府上,这屋里谁会去乱传?真要有啥,在贾府里边待不下去了,到我府里来,正好我母亲说要从大同、扬州买一批小丫鬟回来,你来给她们当老师,好好教教她们怎么做事儿,宝玉,你放手不放手?不行我就去找政世叔说。”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