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九节 话糙理端(1 / 1)

“大爷请放心,尤姨娘若是有半分差池,倪二便提头来见!”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效命机会,倪二自然要抓住,一拍胸脯,气势熊熊地道。

倪二虎虎生威的表态倒是让冯紫英差点儿忍俊不禁,不过人家表忠心决心,起码是一份心意,倒也不能打击,连忙摆摆手。

“无须如此,二姐儿也是个老实不生事儿的人,寻常也不喜出门,只是她那老娘有些不省心,你帮我盯着点儿便是,嗯,另外你也须要知道,二姐儿和宁国府珍大嫂子是姊妹,只不过隔了一层,……”

这个情况贾芸是知晓的,冯紫英并没瞒贾芸,贾芸便向倪二解释了一番,倒是倪二知晓那贾珍贾蓉父子的德行,立即就明白冯紫英的小心是防着谁了,顿时心气大盛,这可是一个卖好的好机会啊。

“大爷尽管放心,若是那珍大爷和小蓉大爷不晓事,那倪二便会让他明白京师城里也是讲王法的地方。”

倪二的话又险些让冯紫英笑了起来,这厮难道是专门来搞笑的么?居然要和别人讲王法起来了。

“倒也不至于,只是怕我这一去半年,以防万一罢了。”冯紫英笑了笑,“京师城也的确是一个讲王法的地方,若是真的有人要不讲王法,我想顺天府或者五城兵马司的巡城御史那里,是肯定能讲的。”

冯紫英这话一出口,倪二更是觉得腰杆都硬了几分,面泛红光,连连点头。

要说让他去对上宁国府,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层面的,但若是有了小冯大爷这句话,那便稳了。

冯紫英又想了一想才道:“倪二,这半年里我要去江南,有些事情暂时顾不过来,大观楼这边有芸哥儿,你也帮衬着,另外,若是有暇,不妨把京师城内外的各处粪坑好生寻摸一下,……”

“啊?”倪二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贾芸都没明白过来。

“我今日里和工部右侍郎崔大人闲聊,说皇上和内阁都对咱们京师城现下的情形不太满意,这大街小巷屎尿遍地,可城内城外的公共粪坑有限,而且也极不方便,外来进京的官员也多有反应,加之前几日里朝鲜使者入朝来供也提及天朝上国街面污秽不堪,皇上和几位阁老都极为生气,……”

倪二眼睛一亮,他也是在下边打滚惯了的人,自然明白这事儿若是有官府要干预进来,那立即就会不一样,甚至就会变成一门了不得的营生。

“按照崔大人的说法,顺天府和工部怕是要好生对着坊市的街面卫生状况进行整饬,不得有损咱们大周的颜面,倪二,你现在就可以琢磨一下,这城里城外有多少公共粪坑和厕所,工部届时可能要好生规划安排,然后个街巷的住户都要划片区收集,……”

冯紫英没说透,这般营生放在哪朝哪代都是一个有搞头的,倪二自然不会不懂。

“这粪肥也不简单,城外那等种植蔬菜也大为需要,如何把这其中收集起来用好,你自个儿琢磨一下,我和崔大人那边打了个招呼,他也替我说了一下,届时你可以去找一找杨主事,此事估计日后会是他来负责,……,这城内城外百万人口,每日的这些粪尿,若是能接下来,你好生经管一番,找个稳妥之人来,……”

倪二此时简直是喜欢得都要笑出声来了,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

这城里城外达官贵人固然多,但是更多地还是那些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人,尤其是每每遇到北直、山东遇上灾年,都会有成千上万之人往京师城里来讨生活,这也使得京师城街坊不断扩大。

可那穷苦人家也是越来越多,想要在他手底下来讨口饭吃的人也是日增,他正琢磨着怎么来应对。

现在陡然间给自己来了这么大一桩营生,不但能解决许多人生计,更能从中赚到不少,心里也是觉得跟着这位小冯大爷是跟对了。

“大爷尽管放心,小的手底下啥都缺,就是不缺人,多少人都指望着吃完饱饭,若是此行营生能办下来,那郊外小的也有一些朋友,正好可以多捣腾几处菜园子出来,日后也能在这行道谋些营生,……”

倪二眉花眼笑的模样让贾芸也有些羡慕,当然他不是羡慕对方这个营生,而是羡慕对方一来就赶上了这个机遇。

像当“粪王”这等生计,便是给他贾芸他也不会接受,好歹也是贾家子弟,这名声太难听了,但对倪二这般人来说就无所谓了,本身就要养活一大帮人,有这样一个营生支应,只需要安排合适人去干着,他自己背后掌舵就行。

打发走了倪二,冯紫英又单独和贾芸说了一会儿话。

贾芸这段时间表现很好,基本上每隔几日便要来府里送帖子求见,汇报一下戏园子的情况,这让冯紫英也觉得这家伙还真有点儿当官的样子,起码腿勤嘴勤这两点做得很到位。

哪个时代领导都喜欢这样的人,虽然柳湘莲和自己关系密切,但是既然是自己把他贾芸介绍入大观楼的,那么贾芸就牢牢的把握好了这一条,坚决只对自己负责,就凭着这一点,冯紫英都要对贾芸刮目相看。

“大爷放心,尤姨娘那边小的会注意的,珍大爷和蓉哥儿若是知晓是大爷的人,只怕是不敢去自取其辱的。”贾芸还是知晓贾珍贾蓉父子的脾性,惯是欺软怕恶的,现在冯紫英红得发紫,他一个没落虚衔将军,如何会去鸡蛋碰石头?

“至于说那张华的事儿,我也和倪二说了,让他安排去查探,他在京郊还是有些人手,……”

尤二姐还有一桩定了亲的婚事,现在居然还找不到这原来在京郊一处皇庄当庄头的张家了,这十来年间京师城外皇庄变化甚大,不少庄子名义上是皇庄,但是都转手几次了,原主儿都不知道是谁了,更不用说那一个庄头上哪儿去了。

“嗯,先找一找再说其他,找到了也不要去惊动,……“这也是一桩麻烦事儿,冯紫英自然知晓尤氏姊妹的心思,看这样子也是想要嫁给自己为妾,他当然也乐意。

这般充满异域风情的女子,性子也好,能纳为禁脔,只怕是每个穿越者都无法拒绝的美事,更不用说这个年代又不需要承担道德和感情上的责任,当然这婚约一事还是要处置好才行。

二人正说间,却见那薛蟠一摇三晃的过来了,贾芸一见便知道这是有话要和冯紫英说,便知趣告辞。

“铿哥儿,许久没在一起了,今儿个晚间要不找个地方喝顿酒?”

说实话薛蟠给冯紫英的印象还真不差,和《红楼梦》书中的印象大相径庭,虽说人粗糙了一些,纨绔了一些,但是这京师城中这等二世祖难道还少了?

起码薛蟠到了京师里收敛了许多,无外乎就是喜欢喝酒进青楼,偶尔发发酒疯,其他也没见着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至于说难以扛起家门,这不是这个时代武勋家族中再常见不过的情形么?

石光珏给缮国公石家带来的恶果恐怕让很多武勋之家都要考虑一下,与其给整个家族都带来灭顶之灾,那等纨绔也不过就失败败家而已,可遇上这种拖累全家的,相比之下似乎纨绔二世祖也要强许多了。

论实质,贾宝玉和薛蟠又有多大区别?就因为他生得俊美好看,会点儿诗文?

可这能当饭吃么?

能扛起整个荣国府么?

包括贾政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并不能。

所以冯紫英倒是觉得薛蟠似乎要比《红楼梦》书中的印象要顺眼许多了。

“不了,文龙,我后日就要走了,家里也还有许多事情,……”冯紫英笑着摇头。

“那你也不去见一见我妹妹?”薛蟠直截了当的问道,环眼圆睁,似乎要等着冯紫英给一个明确说法。

冯紫英怔了一怔,也不知道薛蟠究竟知道些什么,迟疑了一下,“宝妹妹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我每日回去看着我妹妹怔怔出神,人也似乎瘦了许多。”薛蟠叉着腰,大声舞气地道:“大郎,我不知道你和我妹妹之间有过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肯定是对我妹妹有些想法的,这半年我母亲也曾和我妹妹说过要为她说亲事,但她却一直不肯,却又不肯说明原因,我母亲也是愁得不好,……”

冯紫英心中微微意动,却不言语,听凭薛蟠继续下说。

“……,你从西疆一回来,我就发现我妹妹精神都要好了许多,脸上笑容都多了,我就琢磨着肯定和你有关系,我要说,宝玉那厮成日里在梨香院里出入,我也不好撵他走,你若是对我妹妹有意,你想当我妹夫,我举双手赞成,赶紧下聘是正理,但是我妹妹是肯定不能做妾的,这话我要和你说清楚,……”

这厮!果真是一等一糙汉!但话糙理端。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