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第七十七节 王见王(下)(1 / 1)

紫鹃和晴雯跟在二人身后,时不时会意地交换一下满带笑意的目光。

现在看起来这两位似乎还听和谐,一个主讲,一个多问,嗯,似乎感情就能这样慢慢融洽地建立起来?

想多了。

紫鹃和晴雯都不会那么认为。

现在二人尚未正式成为妯娌,或许还能友好相处,一旦两人都嫁入了冯府,那各自一家,自然就不可能这样情投意合般的笑语嫣然了。

更何况这是表面情投意合,还是礼节性的姿态,恐怕还要以后才能知晓。

“没想到这可真是一波三折,紫英那会儿才十二三岁吧,妹妹也才十岁不到?那也太惊险了。”沈宜修唏嘘感慨,“这等事情的确还是不要再遇上才好。”

“是啊,只是有些事情也是上苍注定,由不得我们选择啊。”黛玉叹了一口气,“小妹长这么大,记忆最深的却是那一日,至今刻骨铭心,……”

沈宜修有些好笑,这丫头,自己给他几分颜色,她却要上大红了啊,越说越来劲儿?还是无心之言?

这么有意无意地强调她和冯郎之间的缘分是天注定,不觉得这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底气么?

沈宜修淡淡地笑了笑:“的确,人生本来平淡,如果遇上这样一场故事,值得怀念,只不过作为俗人的我们还是得要面对日复一日的生活,活好当下,……”

黛玉话一出口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刻意了,但是她可以发誓自己绝对是无心的,还来不及歉疚,对方的话递过来却让她一怔之后,又忍不住在心中冷笑起来,看来这位貌似宽和的沈家姐姐在这方面一样有些小气啊,多说一两遍,貌似大气的心里也一样酸得难受了。

黛玉反而很高兴,若是对方一味大度,反倒是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现在看来对方在这方面也不比自己强多少,太好了。

沈宜修也没有觉察到自己无意识地话语会被黛玉捕捉到其中隐藏的某些迹象,她只是有些不忿于对方太过刻意了,但她觉得自己还是保持了理性的克制,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语。

“姐姐说得是,所以我也和冯大哥说其他都不重要,冯大哥自家安全最重要,来日方长,不求一时胜负,他背后可是有许多人都记挂着,……”

黛玉的话滴水不漏,沈宜修意识到这个丫头好像不像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么单纯啊,或许每一个女孩子一旦踏入了这种环境场合下,某种捍卫自己感情的警惕感都会迅速萌发,如刺猬遇到天敌时竖起身上的猬刺。

一行人就这么沿着葡萄园漫步,偶尔沈宜修问一问黛玉在贾府的生活,黛玉也会询问一下沈宜修在家中的喜好。

诗词,书画,琴棋,女红,都是女孩子们最容易沟通的话题。

“小妹听冯大哥说过姐姐的画乃是一绝,冯大哥自认为望尘莫及,小妹倒是觉得冯大哥画景或许不如姐姐,但是画人绝对不输于当下那些画坛大家,……”

黛玉的话不经意的刺伤了沈宜修。

心中暗自发狠的沈宜修没想到自己这位在外据说毫无情趣和艺术天赋的郎君居然还会画画?而且听这丫头的话语,显然是为她画过多幅画,才会如此肯定。

这个家伙却把自己瞒得如此好,连几首诗都是自己百般“逼迫压榨”才榨出来的,看来自己还是力度太小,对他态度太好,还得要加大力度。

“妹妹这般夸赞他的画,倒是让姐姐有些不服气了,看来下一次姐姐一定要带几幅画来让妹妹鉴赏一番,看看姐姐的话比起紫英画,孰优孰劣。”沈宜修脸色不变,甚至更开心,“不如这样,妹妹看什么时候有空,趁着还有一些时日,请妹妹来姐姐这里小坐,姐姐也好和妹妹一起鉴画读诗,品茗谈心,……”

黛玉一愣之后赶紧摇头,“那如何能行?姐姐和冯大哥的好日子近在眼前,小妹如何能当这种恶人大煞风景?不如等到姐姐和冯大哥成亲之后,小妹再来拜会,……”

这小丫头倒是精得紧,滑不溜秋不肯上钩,沈宜修忍不住失笑,自己怎么也不知不觉就被这小丫头带进沟里去,居然琢磨着要和这丫头好好撕扯一番了?

摇了摇头,沈宜修便也不再纠缠此事,“妹妹既然如此,那就说好了,可一定要来姐姐这里……”

“姐姐说差了,该是去冯大哥府上才是,那时候姐姐已经为冯家妇了。”黛玉脸色却越发清颜俏妍,眉目间甚至多了一份调皮的揶揄。

沈宜修一时疏漏却被黛玉抓住调笑一句,弄得脸颊微红,不过迅即镇静下来,“也是,不过再等两年,姐姐也就能和妹妹比邻而居了,姐姐也很期待那一天呢。”

晴雯和紫鹃在前面二女进入“亲密交谈”阶段就有意识地掉在了后边儿,拉开了距离。

二位未来奶奶的交锋也好,和睦相处也好,暂时都还波及不到二人身上来。

两人和鸳鸯一样都是最早都是贾母的,只不过又略有差别,像鸳鸯是家生子,但紫鹃和晴雯却都是买进来的,只不过都是一早就跟着了贾母,然后晴雯被早早给了宝玉,而紫鹃则是在黛玉进府之后被指给了黛玉。

论渊源和感情,三人自然是其他丫头都不能比的。

“看样子你家姑娘待你甚好?”紫鹃转着头一边看着四周的葡萄架,一边问道。

“嗯,我家姑娘是个心善但却有主意的,先前要我到她屋里,府里边还是有些闲话,不过姑娘定了调,便再无人敢多言,连沈二爷都对姑娘很是敬畏。”晴雯叹了一口气,“这几个月宛如做梦一般,起起伏伏,我都有些恍恍惚惚,到现在有时候躺在床上都要咬一下自己手指头,就怕自己是做梦,怎么自己就会被撵出荣国府,然后懵里懵懂到沈府去了。”

“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阖府上下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你这不也是因祸得福么?要不怎么知道冯大爷这么喜欢宝爱你?”紫鹃揶揄了晴雯一句,“这不正好,下个月你也就跟着沈姑娘回冯府,赶明儿一个新鲜出炉的的姨太太若是到咱们贾府,你说我是不是要喊一声晴姨娘还是雯姨娘?”

“小蹄子,你作死啊!”被紫鹃调侃的话给羞得脸通红,拉住紫鹃的胳膊就要狠命扭,慌得紫鹃赶紧求饶,“姐姐莫要下狠手,我这胳膊经不起你这么作践,一个青疙瘩经月不消,……”

“谁让你这般胡诌,没地让外人听了笑话。”换了别人,晴雯早就翻脸了,也是紫鹃,也才只是嬉笑打闹埋怨责怪一番。

“这不就我们俩么?何况,冯大爷这么宝爱你,估摸着你家姑娘也都琢磨出来了,要不怎么可能轻易让你就进她屋?”紫鹃却是个机灵人,“不过你也要好好侍候你家小姐,莫要像在宝玉屋里那般……”

晴雯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经历了这般,照理说我也该醒了,各自老老实实地做好手里事儿,只是我这性子却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好在我家姑娘倒也喜欢我这性子,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紫鹃,你说呢?”

见晴雯说得认真,紫鹃也有些迟疑,冯大爷喜欢晴雯好像就是因为晴雯性子爽利率真,虽然火辣了一点儿,但若是主子喜欢这一点,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摇了摇头,紫鹃抿了抿嘴才道:“这等事儿也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好不好,该不该,也就只有你自个儿和你家小姐,嗯,以后还有冯大爷才能说了,我却说不准了,晴姨娘,你说是不是?”

这一回晴雯却没有再发作了,瞥了一眼紫鹃,似笑非笑,“紫鹃,你这小蹄子成日消遣我,莫以为我不知道你,林姑娘这般珍爱你,难道说你还能不陪着你家姑娘嫁入冯府?再说了,林姑娘身子弱,全靠你照顾,这一点冯大爷也是提起过多次了,言语中可都是赞誉之词,说林姑娘离了谁都行,唯独离不得你,而且冯大爷话里话外也是对你格外喜欢,说你是贾府里一株难得的玉兰,我也问过冯大爷,为何不是杜鹃,不是海棠,不是桂花而是玉兰,冯大爷说因为玉兰寓意着报恩和忠贞,而你的性子就最符合,……”

紫鹃脸刹那间便红了起来,连连摇头:“冯大爷那是爱屋及乌罢了,你这小蹄子不知道从哪里瞎编出来这样一个不着调的故事来哄我,也不怕外人听见遭人耻笑,……”

晴雯一脸哂笑:“紫鹃,你觉得我会编这种事情来取悦你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难道你不是这样的性子?难道你家未来姑爷看好你喜欢你这种性子,你还不乐意?或者说你还打算等你家姑娘嫁给冯大爷之后,另外寻个出身?是配个小子,还是打算自家赎身出去?”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