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第九十节 小妾,大妇(1 / 1)

“那琏二哥是怎么打算的?”冯紫英还真有些好奇贾琏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一门心思要把自己的亲妹妹许给自己当妾了?

嗯,虽说不是一母所生,但是自小一块儿长大,迎春的性子也是极好的,看得出来贾琏也还是很体恤这个妹妹。

但是这许给人做妾,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主意,纵然真的不愿意迎春嫁给孙绍祖那厮,贾琏也可以帮其物色一个更合的家庭才对。

至于说迎春自个儿的心思,且不说自己在迎春心目中有没有那么好,就算是迎春真的有这份心思,但妾这个身份恐怕没有那个大家女子会愿意接受了,而贾琏也不应该是那种还会过于考虑女孩子想法的人才对。

“紫英,我也没太好的打算,也曾想过如果那孙绍祖不合适,能不能在京师城中另外找个合适人家,但是你也知道老爷的心思,这其他人家若是拿不出比孙绍祖更多的银子来,那老爷是断断不肯的,但是好人家又有哪个愿意拿出数千上万两银子来娶一个庶出女儿?而且也沾不到这边儿的半点好处,不说士绅人家了,便是武勋里边也没几个愿意啊,唯一能选的估计也就只有商贾人家了,可咱们这等人家若是嫁个寻常商贾人家,还不如许给你当妾呢,还能乐得个二妹妹的喜欢。”

贾琏的话让冯紫英一愣,“嗯?”

贾琏倒也不觉得自己是说漏了嘴,大大咧咧道:“紫英,你面前,愚兄也不说什么遮掩的话了,我知道你素来是个疼惜女人的,看看金钏儿和香菱在你府上,再看看连晴雯这等被赶出去的丫头都能落得个这样的造化,你可知道咱们府上那些个丫鬟心里怎么想?都说冯大爷是个知恩爱疼惜人的,便是平儿那小蹄子都是对你赞不绝口,我都逗弄她说,反正我也挨不着,索性把她给送给你算了,你这边刚成亲,府里边儿也缺个管家的大丫鬟,晴雯虽然也不错,但是那性子可还欠缺历练,……”

冯紫英心中一凛,仔细打量了一下贾琏,却见对方表情不像是试探自己。

他还担心贾琏莫不是觉察出点儿什么自己对平儿的觊觎之心才这般,但看他说笑表情轻松,以他的城府还做不到这般才对。

“琏二哥莫说笑了,平儿可是二嫂子的贴心人,小弟哪里敢奢望那般?我府上这边的确还有些没理顺,不过慢慢来吧。”冯紫英不动声色地道:“我也是看晴雯可怜,嗯,也不瞒二哥,晴雯那直爽性子审视和我的胃口,所以也就随手帮了一把。”

“嘿嘿,紫英你也就莫要在愚兄面前遮掩了,谁不知道晴雯那小蹄子生得俊俏,就是脾气躁辣了一些,嘴巴也不饶人,你看上她也很正常,只要能降伏得住就行,不过经此一遭,那丫头肯定是随你死心塌地倒是真的。”

贾琏一副心领神会的猪哥表情,看得冯紫英一阵无语,自己有贾琏所说那么恶行恶相么?

“你这一出倒是把咱府上一干丫鬟们的心思都给收了,司棋那小蹄子便在二妹妹面前为此事百般说你的好话,你也知道二妹妹,本来就不图个什么的懦弱性子,听得这么说,自然也就想便是嫁与你为妾,总能得个好恩爱疼惜,也胜于嫁给孙绍祖这等不知怜惜人的粗汉夯货,……”

冯紫英没想到这里边居然还有司棋这个大胸妹起了如此大的作用,居然还把迎春这个没主见的给说动了,若是贾赦知晓,还不能剥了司棋的皮?

游说小姐好好正妻大妇不当,却去给人做妾,这不是妖言作祟还是什么?

“琏二哥,我总觉得此事还是不那么合适啊。”冯紫英思考了一番面带难色,“我这刚娶妻,就说要纳妾,只怕也不合适吧?再说了,二妹妹虽然这么说,但是那兴许就是一时兴之所至而言,真正要到这份儿上,她也需要考虑清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妻和妾之间差别是天壤之别,……”

冯紫英还是不愿意就此事轻率下结论。

他已经越来越感受到自己的行为能够改变很多人的命运,而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人,而非书本中的那种呆板印象了,所以一言一行都需要慎重。

像迎春,若是真的嫁给孙绍祖这种暴虐性子的人渣,那他绝对会干预的,哪怕是背上贪图迎春美色这个恶名也不在乎,反正他现在这个名声也已经很招摇了,也无所谓多一桩。

不过现在还远没有走到那一步,而且冯紫英也相信以贾赦贪财的性子,自己只要想干预,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就目前来说,如果贾琏能为迎春寻到一门更合适的人家,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如集邮一般把这《红楼梦》中十二钗正副册又副册中的人物一一巡幸了,当然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非自己不能解迎春于孙绍祖这片水火之中,他也就当仁不让了。

贾琏一想也是,这边刚成亲,那二尤也就罢了,那是冯紫英早就养了的外室,这马上又要纳妾,只怕就要闹得人家家宅不宁了,黯然叹道:“也的确如此,那此事就只能作罢了?紫英,你给愚兄撂句实话,你对我二妹妹究竟有没有那份心思?若是有,愚兄就想办法在拖延一年半载,若是真的无意,那也就罢了。”

一句话就把冯紫英给问住了。

若是说真的毫无兴趣,那未免有些违心,迎春那小绵羊的性子,长得也挺妩媚温柔的,养在自己府中不比嫁给其他人强?

更何况是人家主动愿意的,这年头也不存在什么渣不渣的,起码自己这种绝对不是渣。

见冯紫英不做声,贾琏立即就明白了,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紫英,愚兄明白了,这事儿就由愚兄来想办法吧,不过真的到了那个时候,紫英你可不能撂挑子啊。”贾琏喜滋滋地道。

见贾琏的表情,冯紫英想要辩解一番,却又觉得有心无力,或者说就是根本没心辩解,想就是想,馋就是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贾琏离开的时候,冯紫英忍不住问了一句:“除了我这里借一万两,那王家那边也能借到?”

“那可不好说,要看二叔和凤姐儿的本事了,王家那边,据说王子腾是不怎么管这种事情的,而且也已经返回山东去了,……”贾琏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冯紫英这边儿他来借,但是其他两处他就不参与了。

“哦?那薛家那边呢?”冯紫英又问。

“薛家那边儿,估计是二婶去说吧,不过现在二婶好像也不怎么管薛家这些事情了,薛文龙似乎对薛家妹妹言听计从,估计还是看薛家妹妹的意思吧。”贾琏有些好奇冯紫英怎么对这种事情也感兴趣。

“哦,明白了。”冯紫英估计这王家的银子怕是不好借,最终还得要落到薛家身上,而且薛家只怕还无法拒绝。

********

“就是这里了?”沈宜修在晴雯的扶持下,缓缓下车,四处打量。

“奶娘,就是这巷子里了。”晴雯先问了一句宝祥,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才道,“奶奶,要不先让宝祥去通报,让两位姨娘准备一下?”

沈宜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

她不想给尤氏姊妹留下咄咄逼人的印象,虽说自己作为大妇来处理这桩事儿,对方都该是乖乖跪迎,但想到尤三姐还曾经救过郎君的性命,甚至还保护着郎君南下江南,沈宜修就觉得应该给对方留几分颜面和尊重。

吩咐了宝祥赶紧进巷子里去通报,沈宜修也才上车,车夫这才又驱车缓缓进了马巷胡同。

“晴雯,你也没见过这两位?”沈宜修一辈子也没想过自己一嫁过来就要处理这等事情,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请缨。

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上一回在大护国寺里见了未来的“妯娌”,不动声色地“交锋”了一番,算是互有得失,但是却也建立起了几分交情,但这一次却又不一样了,这是两个外室,但实际上郎君也说了,都是清白人家女儿,算是妾室。

自己还得要去安抚这两位妾室,日后妾室所生子女都只能叫自己为娘,叫他们的生身母亲为姨娘,自己才是他们真正的娘,这就是规矩。

更为古怪的,这两人不但是宁国府家主三品威烈将军贾珍的妻妹,而且还是两个胡女!

这里边复杂的关系,便是晴雯给她解释了许久,她也才搞明白。

“没见过,婢子一直在荣国府这边儿,和宁国府那边儿联没啥瓜葛,而且听说大爷也不允许这两位姨娘去宁国府,……”晴雯抿着嘴解释道。

“哦?为什么?”沈宜修大惑不解,“她们两位不是那位家主的妻妹么?”

晴雯脸微微一红,沉吟了一下才道:“大爷是觉得宁国府的珍大爷和小蓉大爷行事太过荒唐,嗯,喜好女色,名声不好,……”

喜好女色,名声不好?沈宜修一愣,这好像也是京师城中士林中人对自己夫君的评价,当然只有喜好女色这个评价,名声不好倒没有,那晴雯所说的名声不好只怕就有一些其他意味了。

沈宜修也暗自啐了一口,不再多问,“嗯,那这两位姨娘晴雯你也不了解了?”

“不太了解,不过挺宝祥说这两位姨娘都还是很本分的,尤二姨娘据说是个胆子小的,连说话声音都小,平素二门不出,那位尤三姨娘倒是会武,不过是个率直性格,也没什么心计,……”

晴雯的话让沈宜修心里也踏实了一些,她没想到自己一来冯家,就要面临这样一个情形。

之前虽然也隐约听说自家夫君的荒唐事儿,但是都还觉得很遥远,但是现在骤然就感觉要直接面对了,自然洗面奶里也有些发慌,尤其是人家还是嫡亲姊妹俩。

“若是那样,倒是两个好处的。”沈宜修点点头。

“奶奶,您担心什么?只有她们担心您的,怎么奶奶却还担心起她们来了?”晴雯有些好笑。

在贾府里边她可是见惯了王夫人对赵姨娘和周姨娘的态度,那可真的是难得留几分情面,不过自己这位主子性子却不是王夫人那等面冷心毒的可比,是个和善人,但和善人也是奶奶,其他妾室也一样得老老实实跪拜敬茶。

“晴雯,话也不是那么说,我这个人的性子你还不了解?都是爷喜欢的人,怎么也要留几分颜面才是。”沈宜修淡淡地道:“我也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这样也免得相公每日公事回来还要为这等后宅之事烦心,那倒是我这个当妻子的过错了。”

见沈宜修话说得重,晴雯也不敢再插言,她也意识到这位奶奶别看性子素淡,但是一旦认真起来,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压得住的。

就在马车行进在巷子里时,那边宝祥也气喘吁吁的跑进院子里。

提前一日便得到了消息,做了许多准备,但是事到临头,二尤还都是慌了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大爷来了,那是宠爱,便是真的有什么不对,看在同床共枕恩爱缠绵的份儿上,也不会为难,但是今儿个来的可是自己姐妹俩日后一辈子都要面对和侍奉的主子。

没错,就是主子,正妻大妇对侍妾就是主子,不管你再得宠的妾室,在正妻面前都得要规规矩矩,身份差异决定了这种区别。

“宝祥,奶奶性子可好?”尤老娘更为紧张,自己两个女儿的命运也关系到自己的命运,若是不能讨得这位新进门大奶奶的认可和喜欢,不但两个女儿一辈子命运堪忧,自己后半辈子也难有依靠了。

“老娘放心,咱们这位大奶奶性子是极好的,连大爷都交口称赞,若非如此大爷岂会把这等事情交给奶奶来办?”

宝祥也是个乖觉的,一番话也说得二尤心里也安稳许多,好歹也是床上侍奉了半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若是这位奶奶是个厉害的,只怕爷也应该陪着一道来才是。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