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悟(1 / 1)

荣陶陶赢了,干脆利落。

看得出来,仅从武艺方面来讲,李子毅的确不是荣陶陶的对手。

曾经荣陶陶那方天画戟的技艺,一直卡在三星·已满的时候,李子毅都不是对手,更别提荣陶陶此时的实力突飞猛进,方天戟精通已经来到了四星·中阶。

不过,又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了荣陶陶面前。

他的方天画戟技艺,潜力值上限只有4星,如果不快点找方法获得潜力值的话,那么等待荣陶陶的,很可能是继续“卡等级”。

怎样才能获得潜力值呢?

夜晚时分,宿舍楼中。

荣陶陶一边坐在床上打坐、吸收冰雪属性的魂力,一边冥思苦想着。

成功考入松江魂武少年班,给了荣陶陶1点潜力值,按照这样的成就等级,难道要等顺利毕业,才会再有1点潜力值入账?

荣陶陶一边想着,迷迷糊糊的靠着墙壁睡着了。

不知何时,荣陶陶体内一阵魂力流转,一丝丝的雾气从体内飘散而出,最终在脑袋上汇聚。

云云犬扑闪着云朵状的大耳朵,脚下踩了踩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狗窝。

小奶狗在荣陶陶的脑袋上原地转了一圈,这才舒舒服服的爬了下来,闭上了黑溜溜的小眼睛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饭的三人组,来到石头教室集合,刚一开门,就看到夏方然穿着格衬衫,坐在教室里等他们。

“拿上兵器,走。”夏方然站起身来,示意了一下教室门口处的兵器架。

“老师,今天教我们什么魂技?”荣陶陶拎着方天画戟,看着走出教室的夏方然,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夏方然:“雪爆。”

闻言,荣陶陶不由得眼前一亮!

想当初考核的时候,他一记大戟,差点把徐太平拍死在雪里,当时的徐太平就是巧用雪爆魂技,这才全身而退的。

雪爆,可是雪境魂武者的必备基础魂技,可得好好学着,妙用无穷。

三人组默默的跟随着夏方然,再次走出了百团关的北大门。

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一手遮着双眼,透过指缝,勉强看向外面那白茫茫一片世界。

可视距离简直是近的可怕,跟瞎子有什么区别?

别说五米了,三米之外都看不清人影!

“按照我昨天教你们的方式,使用雪踏魂技,不要让我看到你们的脚印。”说着,夏方然随手一甩,一柄雪制教鞭拼凑而出。

三人组艰难的前行,脚下倒是没有半点脚印。

夏方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的教鞭,也没有抽打在学员的身上。

夏方然跟在三人身后,低头看着三人组踩过的雪地,寻找着随时都可能出现的脚印,一边开口道:“我昨天教导你们,丹田位置是一切的基础。今天,我便告诉你们人体内的第二个魂力中心点,胸膛位置,璇玑穴。”

早在昨天,荣陶陶就已经从斯华年那边偷学到了这些知识,也已经懂得该如何汇聚魂力于胸膛。

而夏方然的教导方式很奇特,他手中的教鞭轻轻一挥,荣陶陶只感觉璇玑穴的位置突兀的涌现出一丝魂力。

那一丝魂力显然不属于荣陶陶,却有着非常好的警示作用,明确的告诉了他,璇玑穴到底在什么位置。

“现在,用你胸膛的魂力发起点,输送魂力到你的面部,将冰雪属性的魂力融入你的双眼。”

夏方然一边说着,手中突然一甩!

“啪!”

雪制教鞭直接抽打在了孙杏雨的背上!

夏方然沉声道:“不要让我看到任何脚印。”

原来,孙杏雨努力将魂力输送到双眼的时候,脚下的雪踏魂技却是忘记了。

人的身体共有两个魂力发起点,胸膛和小腹。

孙杏雨只学习了小腹部位发起点,突然间从单核改为双核,当然有些不适应。

相比较而言,荣陶陶和李子毅适应的极快,脚下没有半点脚印不说,就连双眼中,也已经充满了冰雪属性的魂力,彻底与这茫茫的暴风雪世界融为了一体。

啧啧

荣陶陶使劲儿眨了眨眼睛,心中大喜过望!

尽管寒风依旧刺骨,尽管他的可视距离依旧很低,但是荣陶陶能睁开双眼了!

昔日里那慑人的狂风暴雪,再也不能给荣陶陶的双眼带来任何麻烦,从此以后,荣陶陶真的可以告别护目镜了。

“同理,用魂力覆盖全身,也可以达到抵御严寒的效果。”夏方然适时的开口道,“对于现阶段的你们来说,这种技巧还有些困难。

胸膛位置的魂力发起点,管理的是上半身和上肢,小腹位置的魂力发起点,管理的是下半身。

你们可以尝试,但不要让我看到你们的脚印。”

说着,夏方然的身体飘了起来,掠过三人组的头顶,在空中倒飞着,看着下方的三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对于你们来说,是一次机遇。

暴风雪中,可能会刮来一些有趣的魂兽,在给你们授课的过程中,我会充当斥候的角色。

我会为你们查探地形、发现魂兽、提供一切必要的信息,但我不会亲自出手帮助你们,我需要保证授课进度。”

“接下来,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夏方然说着,一手伸出,点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荣陶陶捂着口鼻,目光炽热,仰头看着空中伫立的强大魂武者,那场面就像是朝圣一般

夏方然开口道:“魂技·雪爆是由手掌处爆发出去的一股风雪乱流。

而作为人体上半身的魂力发起点,胸膛位置输送向手腕的魂力,便是重中之”

夏方然突然卡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向了茫茫风雪,道:“在你们的9点钟方向,有一匹雪花狼,应该是被吹散的孤狼,附近没有同伴。

它距离你们大概30米左右,而且它正在接近你们。”

三个小家伙面色一变,雪花狼?

他们才走出城根没多远,就碰到一只魂兽?

开什么玩笑,之前在雪原里考核的时候,足足三天也没碰到一只魂兽,这场暴风雪这么可怕吗?

荣陶陶刚要说什么,却听到夏方然继续道:“好,我们继续授课,胸膛处输送的魂力,途经肩关节、肘关节、最终达到腕关节”

荣陶陶:???

尼玛,身边就有一只雪花狼,你还在这授课?

真·保障授课进度!

拿我们的命保障?

“李子!”荣陶陶拎着方天画戟,对着左侧歪了歪头。

在正儿八经任务,甚至关乎到生死存亡的时候,李子毅从来没有过多的言语,执行能力强得可怕。

荣陶陶和李子毅走在前面,后方的孙杏雨紧紧握着长枪,三人组呈倒三角形向前推进着。

天空中,夏方然跟在三人组身后飘着,口中还滔滔不绝的讲解着:“雪暴很好掌握,只要胸膛输送的魂力充足且持久,最后爆发出去即可,唯一的难点,是魂力输送到腕关节时”

荣陶陶哭的心都有了。

前方茫茫风雪中,有一头狩猎的野兽,而后方的天空中,还有如唐僧一边唠唠叨叨的夏方然。

大师,快别念了!

你是保障授课进度了,你也没管学生们听没听进去啊?

荣陶陶猛地一抬手,胸膛内的涌出一股魂力,路过肩膀、手肘,手腕呼

一股小小的寒流从荣陶陶的手腕处释放出来,而这一股小风,直接被狂风暴雪给淹没了,没有掀起半点风浪。

夏方然那唠唠叨叨的魔音再次响起:“魂技·雪暴,需要大量的魂力在手腕处集结,打旋。

但要记住此项魂技的重点,它爆发的位置,一定是你的手掌心。只有掌握到这一步,才算是真正习得雪爆”

“噜”

掺杂在夏方然话语声中的,是那来自雪花狼的特有狩猎声音。

荣陶陶和李子毅几乎同一时间向前蹿了一步。

在魂技·雪踏的帮助下,两人在积雪中如履平地,不仅没有受阻,甚至还不存在脚滑这一说。

一杆戟,一杆枪,同一时间向同一处刺去。

“噜”层层风雪中的雪花狼终于现身,轻盈一跃,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荣陶陶。

“嘿!”后方,孙杏雨那娇小的身影同样向前窜了一截,抡起的长枪猛地劈了下来,那突然间转化出来的仆步极为灵动。

好一手“大鹏展翅”,前半段挑的漫天风霜,后半段劈得雪花乱舞。

“呜呜”雪花狼一阵呜咽,被长枪精准的劈在了脑壳上。

“呀!!!”孙杏雨竭尽全力的压枪,努力为两位同伴拖延时间。

“呲!”

“呲!”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列左右两侧的荣陶陶和李子毅,同时出手。

枪刺前身、戟刺后身,将这匹身长一米开外的雪花狼,直接穿了个透心凉。

“呜呜嘶”雪花狼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鲜红的血液浸染在雪地之中,绽放出了朵朵血花。

雪花狼被荣陶陶和李子毅刺穿身体、又被孙杏雨长枪死死压着头颅,但它显然还在垂死挣扎,那布满了獠牙的大口之中,竟然一阵风雪旋转。

一颗肉眼可见的、极速旋转的风雪小球悄然出现。

就在这一刻,荣陶陶脑海中灵光一闪,只感觉眼中的世界都慢了下来

雪花狼口中那极速旋转的风雪小球,让荣陶陶突然想起了之前在雪原考核中,徐太平施展的魂技·雪爆的画面。

大师!

我悟了!

明天加更呗?今天感觉状态不错,多写点(▽`)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