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解决(1 / 1)

“和你坐着摆事实讲道理你不听,那就跪着说话!”

秦林叶看着太薇真人:“来,现在告诉我,这件事要怎么解决?”

“你……”

太薇真人脸色通红,羞愧、惶恐两种情绪缠绕在她心头,让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钻进去。

“觉得羞辱?一点点羞辱就受不了了?如果你落在别人手里,你所受到的羞辱根本不止现在跪在我面前这么简单。”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让你仔细想一想,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就是你因为你收了个好弟子,而你还不管不顾的要强势护短,扛下你弟子身上的恩怨,但现在,你要继续扛?”

秦林叶居高临下俯视着太薇真人。

太薇真人低着头。

她知道,有辛长歌和重光明两位院长在,她死不了。

可正是因为当着两位院长的面,她才感到无与伦比的羞辱。

刚刚晋升元神真人的她,本该是人生巅峰,名动天下,可现在……

却被秦林叶打的跪下。

而这一切……

源于她的弟子鱼若颜。

源于她自认为自己身为元神真人,一个小小的武宗,纵然具备武圣战力,都可轻易镇杀的实力。

源于她自小生活中无数人的吹捧中养成的骄纵、不可一世。

“师……师傅!?”

鱼若颜看着被秦林叶打趴下的太薇真人,刚才的如释重负马上变成了恐惧。

她自以为有太薇真人在,今天她充其量丢一点面子,不痛不痒的道几句歉。

面子和几句道歉值几个钱?

过了今天,她照样是太薇真人的高足。

不,拥有元神真人弟子身份的她,前程更在先前之上。

可现在……

她视为依仗的师傅被打跪下了,被秦林叶这个一年前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可数月前却让她渐渐惊恐起来的男人打跪。

连师傅都成不了他的依仗,还有谁能帮得了她?

一时间他的身形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

“何至于此。”

辛长歌叹息了一声。

言罢,他转向了秦林叶:“秦武圣,这件事你看最终该如何收场?”

秦林叶看了辛长歌一眼,明白对方终究是站在太薇真人的立场,想要尽可能的回护一下她。

当下他直言不讳道:“我说过,她既然带着鱼若颜来给我道歉,那么必须展现出足够的诚意,我的要求很简单,她亲自出手,废掉鱼若颜的修为,再驱逐出原始道院。”

说完,他还看了太薇真人一眼,转向辛长歌道:“辛院长有一件事怕是不知道,原始道门藏经殿殿主归血云、执法殿殿主古岚空两人已经联名推荐我入至强高塔,并进入审核期了,以辛院长的身份自然知道至强高塔是什么吧。”

“至强高塔!”

辛长歌、太薇真人眼瞳猛然一缩。

尤其是辛长歌。

归血云、古岚空两位粉碎真空级强者的高度重视已经足以让他谨慎了。

武者到了粉碎真空和返虚真君这一阶段,虽然打不出五五开,但返虚真君也不再像先前那般占据绝对优势。

一位粉碎真空和一位返虚真君若生死搏杀,足以打出三七,甚至四六的胜负率!

而执法殿殿主古岚空作为一位即将面临雷劫的粉碎真空级强者,已经站在武道至强的大门前,一旦震怒,绝不是他这个十六级的返虚真君所能抗住。

更别说……

秦林叶还被推荐到了至强高塔。

“我现在正在至强高塔的考核期间,可太薇真人却主动对我出手,妄图扼杀至强高塔的至强种子,你觉得,如果我现在直接将她杀死,会不会有人追究责任?又会不会有人敢追究责任?”

秦林叶直视着辛长歌问道。

不敢。

这是辛长歌心中的答案。

对至强高塔的种子下手!?绝对是同时挑衅鸿蒙仙宗、原始道门、神庭、灵台山四大势力。

别说元神真人,返虚真君都没这个胆子。

而且……

秦林叶此番展现出来的惊人战力,也完全当得起至强种子的身份。

心中这般想法,可他不好说的太过软弱,只能以一种委婉的语气道:“秦武圣,林瑶瑶是你的青梅竹马,太薇真人终究是她的师傅,看在她用心指点过她近两年的修行,看在这一点情分上,你就对她网开一面吧。”

说话间他还暗中给了重光明一个眼神。

重光明无奈,只得跟着道了一声:“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想只要太薇真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先前对秦武圣的冒犯,并展现出足够的诚意,秦武圣也不至于在她突然袭击这件事上抓着不放。”

太薇真人先前眼神变化,自是听说过至强高塔的威名,因此她很明白,如果秦林叶真要杀她,辛长歌和重光明都保不住她。

对方只要一用力,她将死的不能再死。

凝聚神念成就元神的大好前程,都将随着死亡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她护短!

可面对死亡的威慑,没有人会护短护到这一步。

顿时,她咬了咬牙,哪怕羞愧的脸色通红,仍然屈辱开口道:“秦武圣,是我冲动了,请原谅我的冒失,我愿按照你的说法,废除她的修为,将她逐出学院。”

“哦。”

秦林叶看了她一眼,数秒后,才将手松开:“不要让我失望。”

太薇真人站起身来。

这一刻,她真的想御剑而起,有多远跑多远。

元神真人相较于武圣最大的优势在于空中速度优势和飞剑的远程射杀,刚才的她实际上根本没有发挥出一位元神真人真正的战力。

但……

她如果真这么做了,得罪的不止是秦林叶,还有辛长歌、重光明两位院长。

因此,她不得不将心中那个想法压下来。

她转身,来到了鱼若颜身前。

“师傅……不,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为了林师妹好,我当时完全没有任何私心啊……”

鱼若颜惊恐的说着。

她似乎知道,秦林叶才是能做出决定的人,连忙转向他:“秦武圣,我根本没有想伤害你,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好让你别再纠缠林师妹……”

秦林叶看着她,神色淡漠:“记得我当初和你说过‘你为了那么一丝讨好林瑶瑶的希望,不惜将我往死里得罪,那么,我忍不住要问你一声,如果有朝一日,我的成就更在林瑶瑶,甚至更在你师尊之上,你当如何’,你当时怎么回的,‘这大概是我近些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足以承包我一年的笑点!你一个走武者道路的戏子,和林瑶瑶比肩不说,还妄图和我师尊太薇真人媲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到这,他稍稍重复了一下:“武者、戏子。”

鱼若颜连忙哀求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鼠目寸光,秦武圣……”

“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该学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秦林叶说着。

就因为她的一句话,当时才练武几个月的他,就面临着一位高级武者的袭杀。

如果不是因为他确实有过人之处……

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看了太薇真人一眼。

太薇真人当下上前。

“不,师傅,不要啊……”

鱼若颜惊恐的叫喊。

“嘭!”

太薇真人一掌,直接将她的修为废去。

似乎是怨恨她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还让她丢了这么大的脸,她并没有精准控制劲道,震荡之下,鱼若颜直接一脸惨白,口吐鲜血。

“秦武圣,你看……”

辛长歌转向秦林叶。

“只要太薇真人以后不找我麻烦,这件事我不会再追究下去。”

秦林叶道。

“自然不会。”

太薇真人回了一声。

秦林叶点了点头。

“林瑶瑶……以后就跟着我修行吧。”

辛长歌犹豫了片刻,开口道。

原始道院院长学生,哪怕不算弟子,也相当于替林瑶瑶披上一层金衣,对接下来她的前程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这是辛长歌的间接示好。

秦林叶明白这一点后,对着他微微一颔首:“我代瑶瑶谢过院长。”

一旁的重光明见此间事了,也笑着道了一声:“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想不到你都有望进入至强高塔修行了,真是后生可畏啊,走走走,去我那里和我说说你在原始道门中的经历。”

说完他对辛长歌道了一声:“我们便先告辞了。”

“去吧。”

辛长歌笑着道。

重光明很快带着秦林叶离开。

待得秦林叶离开,辛长歌的目光才重新落到了太薇真人身上:“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心有不服,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出一位元神真人的全部实力,不然的话这场搏杀胜负仍是未知之数?”

“确实如此,我错就错在不应该近距离对他动手。”

太薇真人说着,有些心灰意冷:“不说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输了就是输了,他入了至强高塔,是鸿蒙仙宗未来至强者的种子,无缘无故,我不可能再对他出手。”

元神真人战力一百,妖魔八十,武圣五十。

按理说身为元神真人的她应该比秦林叶强出一倍。

可这一战……

她输了。

输得颜面尽失。

在这种事实面前,哪怕她再怎么心生不甘也无力扭转。

(新书月票榜居然跌落前十了?虽然大家都是佛系看书,乘风也是佛系更新,基本上不怎么求票,但,我们还是努力一下,把新书月票榜保在前十,大家的月票都丢过来吧。)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