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一时糊涂(1 / 1)

评委席中的副会长闻言,疑惑的问,“你能证明,你怎么证明?”

郝燕闻言笑而不语。

她径直的朝着庄沁潼走过去。

到她身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庄沁潼呼吸停顿了半拍。

郝燕瞳孔微缩了下,越过庄沁潼,走到旁边的模特面前,伸手抚向了对方身上穿着的礼裙,轻轻执起绣着凤尾图案的裙摆,指腹摩挲。

她噙着清冷笑意的眼睛望向庄沁潼,“庄小姐,如果洛神是你设计的,那为什么会有我的名字?”

庄沁潼神色微变,有些吞咽,“什么意思?”

她脑袋现在有些混沌,不明白郝燕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是故意给她挖坑,还是在故弄玄虚。

一旁愣怔的主持人,看到这样的突发事件有些蒙住,这会儿也不由走过来,惊讶又好奇,“是啊,郝设计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郝燕直接用行动回答。

她的手腕微微向上一翻。

绣着凤尾图案的背面,尾端的地方,丝线勾勒而成,刚好形成了一个汉子:燕。

众所周知,郝燕的名字里有这个字。

庄沁潼面色一白。

主持人离得最近,当看到这样一幕后,惊愕的直接当场倒抽了口冷气,声音低呼般而出,“竟然真的有个‘燕’字,这……”

因为是评选,舞台设计的距离评委席很近。

郝燕手中有动作时,评委的目光全都聚集过去,此时也是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可能,这不可能!”庄沁潼僵硬在空气里,她焦急的解释道,“副会长,评委们,我是无辜的,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和我无关……”

郝燕慢条斯理的反问,“那这不是你的设计,是谁设计的?”

“……”庄沁潼梗住。

她一下子进退维谷。

如果说了,那么就相当于把自己养枪手的事情给暴露了,可如果不说,当着这么多评委和服协人的面,就是承认抄袭……

抄袭对于设计师来说是最致命的。

庄沁潼脑子犹如五雷轰顶,频频作响。

此时的评委席,大家也都面面相觑,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震惊和严肃。

那上面标记的汉子没有错,如果是庄沁潼自己的设计,那断不可能会绣上郝燕的名字,这不符合常理,而孰是孰非,事实就摆在眼前。

郝燕这时微微侧过身,看向后面候着的苏珊,冲她颔首后,眸光清湛的望向评委席:“各位评委,这是我为gda国际设计展参选的设计作品!”

说完,主持人才慢半拍的拿起麦克风跟流程。

几位模特走上了舞台。

她们身上穿着的,是郝燕的设计作品。

同样的月白色的礼裙,上面有着凤凰的图案,只是不同的是,原本略显单薄的裙摆变得丰富,每层错落的纱摆,辅以祥云和仙鹤,将古典神话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从头到尾,都透着神秘悠远的气息,仿佛瞬间被带入那渺渺的仙境之中。几乎看到礼裙的一瞬间,每个人脑海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洛神赋》中的诗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

之回雪……

既含蓄柔婉,又大气磅礴。

这才是真正的洛神啊!

评委席中,甚至有一位站了起来。

所有人仿佛都看呆了,被震撼到了,久久的都没有人发出声音。

如果说之前对于庄沁潼的设计上出现了郝燕的名字,这件事存在着疑点,那么现在看到郝燕的作品后,没有人会再去质疑什么。

因为洛神就是郝燕的设计。

旁边庄沁潼所谓“自己”的作品仿佛如衬托一般,对比之下,她的更像是设计的初稿,而郝燕的,却是将设计呈现到了极致,赋予了灵魂。

已经不是用惊艳来形容了。

实在太不可思议!

除了运用了具有代表性的华风元素,每一处刺绣,更是传统的手工艺,有着文化传承的意义。

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服装设计,更甚是艺术品。

副会长原本眼底的疑虑都消失了。

这时,有秘书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趴在副会长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副会长,协会的邮箱里收到了对庄沁潼的匿名举报信……”

目光都看向了站在台上的庄沁潼。

副会长面色端肃起来,坐直了些身子,转头看向左右两边的评委,示意道:“各位,我们为郝燕进行打分吧!”

评委们点头,随即都垂眼看向手边的打分牌。

然后,纷纷举起。

第一个10分。

第二个仍是10分。

第三个、第四个……

最后的总平均分:10分!

获得这样的满分,已经是不可能的记录,但评委们的意见却空前一致。

他们每个人都有些激动,并且相信,这样的设计作品拿到了国际的舞台上,一定会大放异彩。

副会长再次拿起麦克风:“评选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郝燕获得了最高分,这次gda国际设计展的参选名额,由她获得,她的设计将会代表国内协会参加!”

郝燕微笑,“谢谢!”

她并不骄傲,很谦逊,但又不卑不亢,很自信。

副会长露出非常欣赏和赞许的目光,认真道,“你值得的!”

有的评委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台,想要近距离的欣赏郝燕的作品。

庄沁潼后退到角落里,脸色苍白,脑袋也很空。

副会长双手背在身后的走过来,评选的事情落幕,有些事情还未处理,很有威慑力的目光凝向了庄沁潼:“abby,对于此次评选的设计作品一事,你有什么解释的吗?”

庄沁潼嗓子里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扼住。

她下意识的看向林茵。

像是当年一样,想要试图寻求她的庇佑。

可是此时的林茵却站在郝燕的身旁,望向她的目光很是平静和淡漠。

庄沁潼就了然,林茵是不可能再帮助自己的。

她心中翻滚着阴鸷。咬咬牙,庄沁潼敛起神色,“副会长,对不起!这次的参选名额,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太在意,想要有最好的作品,却迟迟没有灵感,所以当有人把作品寄给了我的时候,就一时糊涂犯了错……”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