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一个超越想象的敌人(1 / 1)

龙昧神箭曜世而出。

碧玉神凤展开圣洁超脱的羽翼,天地造化力量垂落间,仿佛带着一方生机盎然的世界升腾而起,震散百里尸气。

赤金色的箭矢化龙而起,杀意直上九重天。

那个俯瞰着仙羽城,由无尽尸雾凝聚而成的巨大无比的尸魔头颅,看着神箭射出之势惊天动地,却根本来不及反应。

箭矢就这样射穿了血肉神树的神光屏障,射穿了尸雾煞气,最终没入了那巨大无比的尸魔头颅的眉心!

“吼!”尸魔头颅被射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巨大到可以遮蔽天空的尸魔脑袋,在这一刻开始了溃散和崩裂,从射穿的头颅一路朝其他方向蔓延,开始快速崩溃。

天地秩序在这一刻也被打碎。

血肉神树剧烈颤动,血肉灭世大阵失去了稳定,轰然破裂崩坏,各种强大的能量开始反噬丧尸,让一头头丧尸抽搐着倒地,或是腐烂而死,或是开始无差别地攻击相近的丧尸怪物,仿佛失去了控制。

众修士强者都惊住了。

“这是……大阵被破了?”秋璇神女愣住了,美眸在天地间流转,粉嫩小嘴微微张开,显然没想到居然有人知道大阵的致命缺陷。

“是安不浪!”宁心神子很快根据气机捕捉到了那个弯弓射魔的少年。

“桀桀桀桀……不浪师弟,好样的!”千石玉极其惊喜地大笑道。

他曾经极其不赞同安不浪参与进这件灾难之中,觉得安不浪无法决定战局,而且生命会受到危险,得不偿失。

但现在这一箭,打了几乎所有人的脸,也证明千石玉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安不浪能够左右此次灾难的战局。

并且一出手就惊天动地,扭转乾坤!

血肉灭世大阵被一箭破开了。

连带着血肉神树的威能也受到影响,丧尸怪物们陷入了混乱之中。

人类修士奋起反攻。

“血肉灭世大阵被破了,我们杀!”

“是安不浪,是安不浪一箭射穿了大阵。”

有修士看到了龙昧神箭回归少年手中的一幕,激动不已地大喊。

“居然是安不浪?最近风头很盛的那个少年?”

“之前有人说他是天下第一阵法师我还不信,现在我却是不得不信了!”

“不浪神子威武!”

有不少苍云道宫的强者,都是兴奋大喊,士气高涨。

一道道强悍术法爆发,将陷入混乱的丧尸怪物炸死。

大阵被破,影响的不止有普通的丧尸怪物,就连尸王也受到了影响。

天星宗副宗主齐星河找到机会,化作紫星冲霄,脱离了人脸鲤鱼尸王的泥潭,死里逃生。

纳兰墨强势反击,极力废了黑尸王的一条手臂。

宁心神子和秋璇神女也不再受到尸王风成雨的压制,而是跟这个最强大的尸王战得平分秋色,终于能有机会寻找获胜的契机。

“安不浪帮大忙了。”宁心神子笑眯眯道。

秋璇神女表情复杂,轻抿着红唇:“真是个令人意外的少年呢……”

当初她在天神宝树争夺战中,就是被安不浪绝地翻盘的。

安不浪总能带给人意外,不同的是上次的意外让她很痛苦和失落,这次的意外却让她极其惊喜。

安不浪破阵让无数人激动万分。

尸王风成雨看着那白衣少年,同样十分诧异。

他想要抓住那少年,但被两大顶级仙种围住,根本无法腾出手来。

血肉神树最顶端的极致浓郁的尸雾,传来剧烈的颤动。

“安不浪……”

“是你……!”

一个仿佛从最深处的深渊,传来的声音。

每一个修士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都感觉被黑暗包围的感觉。

轰!

大地崩裂。

千石玉一脚将菱形尸王的脑袋踩碎。

他抬起头看向尸雾深处,紫色双瞳妖异闪烁:“尸雾内还有东西……而且比风成雨尸王还要强大!”

千石玉的这一番话,再次吓到了其余人类修士。

“什么?比风成雨尸王还要强大?”

“开什么玩笑……宁心神子和秋璇神女同时出手才能困住风成雨尸王,里面有比风成雨尸王还要强大的,我们还怎么打?”

有的修士绝望了,有的修士则难以相信。

“不,我觉得不可能,风成雨本就是渡劫期九重天的存在,又获得重重力量的加持,这才能发挥出隐隐超出渡劫期级别的战力,不可能有比他更厉害的存在了!除非对方是仙!”

“但这个世界不允许有仙,仙都飞升到其他世界去了!”

有实力强大的大能分析道。

“尸雾内的那位存在直呼安不浪的名字,难道他们两人认识吗?”

“这……”

安不浪抬头看向尸雾所在,二话不说再次拉弓如满月。

下一刻,凤凰振翅,光华万道。

龙昧神箭如真龙吐息般直冲寰宇!

一道惊曜天地的赤红色轨迹,贯穿了一切。

修士们都看见了那一道刺眼夺目的光华,仿佛取代了天地间的一切亮色。

他们震撼不已,不仅是震撼这一箭的可怕,更是震撼安不浪居然直接就朝浓雾那存在给怼过去了!

箭矢将浓密的尸雾撕裂成两半。

砰!

一声惊天碰撞震荡九霄。

苍白的手突然抓住了箭矢的锋芒。

无双的箭矢锐芒可穿透一切,结果却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手徒手抓住,这可是连渡劫期大能都不敢做的事情。

浓密的尸雾被箭矢的余波撕裂焚灭。

露出了内部的庐山真面目。

一个光头的男孩,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那男孩皮肤苍白暗黑,双目如黑宝石,有几分呆滞,有几分诡异,一身黑色羽衣覆盖着身体,头上有着两枚晶莹小巧又泛着九彩神光的黑角。

他长得像人类,气质跟尸王完全不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更加的恐怖。

一股深不见底的如渊气息,仿佛能够让天地万物都朝他坠落。

“这是……魔族?”千石玉看见男孩的瞬间愣住。

它从男孩的身体中,感知到了类似的气机,很像以前遇到的强大魔族,但跟那些魔族又不一样,气机深邃浓郁了无数倍。

“终无帝子!”纳兰锦璃直接惊呼出声。

她拥有忘不了那个在天界渊追着她砍的男孩。

安不浪脸色一沉,这就是他使用天眼之术洞察出来的结果,之所以会脸色变化,都是因为他看见了终无帝子。

曾经的大敌,深渊魔族的帝子!

“真是好久不见,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堂堂帝子,如今居然变成一个维持两界通道的工具人了?”安不浪笑容淡淡道。

此时的终无帝子正一手托举着深渊两界通道,一手握着他的箭矢,完全不能移动身形,的确有些像一个专门负责看门的苦力。

终无帝子也笑了:“安不浪……我还没去找你,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从今天起,天魔鼎就是我的了。”

深邃如渊的气息从终无帝子的身上溢散出来。

那是无比深邃,无比恐怖的力量。

渡劫期的修为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而且是另宁心神子和秋璇神女都为之心悸不已的渡劫期波动。

“终无帝子居然是渡劫期?”纳兰锦璃脸色苍白道。

安不浪对此丝毫不意外。

当初在天界渊,他就看出是终无帝子故意压制境界,将境界压制在低阶神海境,这才能避过法则,成功进入秘境之中。

终无帝子一定有种极为逆天的瞒天过海能力或者是器物。

别的不说,说不准渡劫期也不是他真正的修为呢!

“可惜了,为了避开那位存在的天人交感,我连渡劫期的力量也不敢大幅度动用……”终无帝子浑身恐怖气息在蔓延,笼罩诸天。

“不过杀你,我用一成的力量足矣。”

终无帝子突然对着安不浪虚空一划。

一道分割天地的巨大深渊出现!

它深邃无比,横贯天地,一出现就将天地的光明都吸扯殆尽,能够吞灭一切,埋葬所有。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式神通所震慑。

宁心神子同样眸光一沉,从对方的力量中感受到了不凡。

安不浪掏出了天神宝树插入地面之上。

刹那间,九彩神光卷动天穹大地,万道霞光刺破深渊。

天神宝树不停生长,凝化出通天彻地的虚影。

与此同时,西方有冰地千米,火焰焚空。

阴阳二气滔滔流转。

姬茵茵手持六块极品神兽精石,镶嵌入大地之上。

东方有龙腾飞舞,纳兰锦璃手握镇狱龙枪连斩三尊尸将,将三块龙骨放置在了某个节点,极力催动节点威能。

“这是少族长!”

“天啊,她怎么也跟着来这里了,那么危险!”

南方,万木参天而起。

俊狮正在南方对着丧尸怪物大吃特吃,白龙马投放奇异云雾。

泽尔投落万道法则,一株天级天材地宝凤极宝根种入大地。

北方,方圆千米的丧尸怪物统统被吞灭殆尽。

苏沐手执九幽,划出绝对领域。

苏火火,红荔,云轻语,一同将海量玄武宝矿威能激发,极致的玄武真意澎湃释放,显化法相,如玄武真身降世。

“快看!那不是轻语少主吗?”

“他居然在仙羽城?他这是疯了吗?!”

云隐帝国的修士们都满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奋斗的男子。

与此同时,包岩的身形在大地快速闪动,一条条特殊的阵纹被他勾勒。

安不浪插天神宝树于大阵的阵眼之处。

天神宝树的异象由虚影变得凝实,它通天彻地,伟大至高,以无上神光照耀世界,将那横贯天地的深渊都给照破撕裂!

大地有神光纹路勾勒出无比庞大的阵法,繁复深奥,神妙莫测。

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阵法,一个安不浪专门针对敌人布下的绝世大阵!

“四极周天大阵,启!”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