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黒珊瑚城(1 / 1)

其他鱼人一听,不得不跪在地上一起喊。

“为了海神!”

海水里的鱼人们慌了,急忙张望海岛,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需要太多的人,只需要三五个精锐即可。”苏业道。

七个圣域鱼人相互看了看。

黑牙突然道:“伟大的海神祭司,您已经惩罚了部落的不敬,但希望您能给我们留一线生机。我们部落在这片海域有太多的敌人,现在部分鱼人回归海洋的怀抱,如果多个圣域随您离开,而我们将无法在这里立足。所以,我恳请您能原谅我们的错误与罪恶,带领我们离开这片海域,前往唯一能接纳我们的黒珊瑚城。”

六个圣域鱼人惊讶地看了一眼黑牙,相互看了看,默默低下头。

苏业打开海图,看了看黒珊瑚城所在的地方,发现从这里到黒珊瑚城,能遇到一些不错的地方,而且在黒珊瑚城不远处,竟然有三处鲸骨矿。

鲸骨矿是巨鲸大公破碎的骨骼甚至是巨鲸大公的伤口处,那里最容易形成鲸泉。

黒珊瑚城附近,也确确实实发生过两次鲸泉,但都避开黒珊瑚城。

在鲸国古老的传说中,黒珊瑚城所在的那处岛屿下,沉眠海神涅柔斯的座驾,一头长着龟壳的大章鱼,一尊半神。

所以,黒珊瑚城是周围海域中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

正是因为黒珊瑚城的安全性有保障,又被传奇鲨鱼人银白之河占据,所以大量鱼人涌入那里,成为著名的鱼人之城。

除了鱼人的敌人海妖,几乎所有族群都可以在那里生存。

苏业眼睛一亮,那里可是淘宝的好地方,从某种程度来说,还是一处未开发的地方。

毕竟鲸国可是几十年才开启一次,无论是神下第一的海格力斯,还是拥有强大天赋的亚里士多德,都没有光顾过这里。

“我会去黒珊瑚城,也愿意送你们过去,不过,我可能要在路上耽误一段时间。”苏业道。

黑牙感激涕零道:“您真是一位仁慈的海神祭司!您放心,只要您能把我们部落送到黒珊瑚城,您可以随意从我们之中挑选随从,我们将向所有神灵发誓,绝不背弃您!”

“这一路,不会风平浪静吧?”苏业冷漠地望着黑牙。

黑牙老实地点点头,道:“我们部落有很多敌人。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损失惨重,一定会想办法消灭我们。”

“有鱼神雕像在,他们应该不敢动手。”苏业道。

“可是,鱼神雕像非常笨重,可能还没等我们使用出来,对方就已经攻到了。”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海族好像没有船,就算有,也是那种特别贵重的魔法器,数量很少。没关系,鱼神雕像直接放到我的水之船上。”苏业道。

“您真是一位伟大的海神祭司!有您在,我们一定能平安抵达黒珊瑚城。”

“你们马上休整一下,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黒珊瑚城。”苏业道。

“是!”

七个圣域鱼人下达命令,一千多鱼人动起来,进入那处海底山中,搬运所有宝藏。

半天之后,所有的鱼人登上水之船。

一百米长的水之船空间极大,轻松装下一千多鱼人。

苏业抵达船长室,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操作台。

两个位面之魂消失了。

苏业微微一笑,好像完全不在意。

水之船驶向黒珊瑚城的方向。

所有的幽影毒蜂全部回到船上,四个幽影蜂王紧跟苏业,寸步不离。

苏业也一直让魔力托着水之杖,身上也戴满魔法装备。

为了避免太过醒目,手指上依旧只保留一排戒指,共十枚。

一半是传奇戒指。

所有的鱼人知趣地稍稍远离苏业。

站在船长室中,苏业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黑牙蠕动着嘴角的黑鱼须靠近,微笑道:“海神祭司阁下,您了解银白之河吗?”

“听说过一点,他是鲨鱼人,把持黒珊瑚城很久,是很强大的传奇巫师。据说他体型庞大,在水中游动的时候像一条白色河水。当然,他对我们来说,最出名的事迹是结识过泰勒斯大师。我们魔法师都很尊敬巫师,毕竟我们的魔法源自巫术。”苏业道。

“您或许不知道,银白之河已经非常衰老,这些年很少露面。”黑牙微笑道。

“哦?”苏业冷淡地看了一眼黑牙。

“我们听说,银白之河的力量和他壮年比,已经非常衰弱。这就导致,黒珊瑚城内暗流涌动,各方势力准备夺取黒珊瑚城的控制权。当然,大多数鱼人并不敢直接推翻银白之河,而是在等待机会,等待银白之河死亡。”黑牙道。

“你好像对黒珊瑚城有想法?”

“不不不,您高估我了。不是我对黒珊瑚城有想法,而是我发现,以您海神祭司的身份,别说在银白之河奄奄一息的时候,就是在他全盛时期,也能够在黒珊瑚城占有一席之地。您如果拥有海神的神谕,重建神殿,哪怕银白之河也要跪伏在您的面前。”黑牙露出谦卑的微笑。

“是么?”苏业随口回应了一句,继续望向前方。

那六个圣域鱼人看看黑牙,又看看苏业,一言不发。

“阁下,我斗胆问您一句,海神派遣您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鲸国现在已经没有规矩到这种程度了吗?一个部落的巫师竟然敢探听众神的事情?”苏业冷哼一声。

黑牙慌忙道:“请海神祭司饶恕我的无知!我只是急迫地想知道,海神何时回归,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不仅是我,所有的鱼人都如此,你们说是不是?”

“对!”

“是!”

“太久了。”

鱼人们的眼神格外恍惚。

“您或许不知道,上千年没有海神们的踪迹,少数年轻的鱼人甚至已经不相信海神会归来,只有我们这些高阶的鱼人,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才无比渴望海神。”红鳞感慨道。

圣域鱼人们轻轻点头。

“前方,并不遥远。”苏业缓缓道。

七个圣域鱼人身体一颤,目光闪亮。

“您会像其他外来者一样,突然来到,突然离开,还是……留在鲸国,带领我们寻找到海神的光辉?”黑牙充满期盼地望着苏业。

其余鱼人也把心提到嗓子眼。

“我身负重任,不便多说。”苏业严肃地望着窗外,像极了指挥大军的统帅,仿佛在思考重要的战略。

鱼人们相互看了看,眼睛里闪烁着无法掩饰的失望。

“我们想知道,现在爱琴海的情况如何?那里,是我们的故乡。”黑牙与所有鱼人眼中闪烁着憧憬的光芒。

“爱琴海依旧是波塞冬的领域,据我所知,只有少数海族还坚持信仰古老的海神,大多数部落已经只把海神们当成传说。”苏业的语气稍显低落。

“那您知道地狱的举动吗?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巨人的消息。”

“地狱乱了起来。”苏业的嘴角,浮起细微的弧度。

鱼人们再度两眼放光。

“海神保佑!”黑牙道。

“海神保佑!”其余鱼人的声音中隐隐透着兴奋。

“海神祭司阁下,您现在属于哪一个族群……”

“到此为止吧,知道太多,对你们没有好处。更何况,你们应该清楚,每次鲸国开启,各大神殿都会进入这里!对了,你们知不知道伐神者的踪迹?”苏业转移话题。

接下来,苏业主动掌握谈话的节奏,黑牙几次想探听消息,都被苏业轻描淡写化解。

最终黑牙十分失落,放弃追问苏业海神的情况。

苏业看了一眼黑牙,望向黒珊瑚城的方向,嘴角浮现若有如无的笑意。

在前往黒珊瑚城的途中,苏业根据海图的标记,陆续前往一些地方。

有深海的鲸骨矿场,有密集的魔化水草区,还有众多凶险但藏着宝物的地方。

有些小收获,但并不大。

一路上,经常有各种海族暗中盯梢,但巨大蜂巢以及十米高的鱼神雕像足以震慑任何窥探着。

水之船一路有惊无险航行数百公里,远远地望见一座庞大的岛屿。

那座岛屿漆黑如墨,表面密布被涂黑的各种珊瑚。

许多五颜六色的奇特建筑错落期间,和人类相对相似的建筑完全不同。

那些建筑取材自然,贝壳、海螺、虾壳、海带、鱼骨等等应有尽有,就是还少有岩石建筑。

苏业深感海族的审美怪异,这就像是人类用尸体造房子。

“你们鱼人为什么也喜欢陆地?”苏业问。

“对于我们鱼人来说,海岛就如同度假之地,毕竟物以稀为贵。就如同对陆地生灵来说,海洋和海底,是很美丽的风景,而我们都快看吐了。”黑牙道。

“这个说法不错。”苏业道。

苏业调整水之船,徐徐下潜。

清澈近乎透明的海水之中,一座瑰丽的山形水下城市铺在前方。

五颜六色的光芒交织出庞大的海底聚集地,各种各样的光源把原本漆黑的海洋照样成不夜国度。

数不清的海族和鱼群在水中穿梭来往,花花绿绿,彩色飘荡。

不远处,巨大的海龟拉着数以百计的贝壳座椅,贝壳上的海族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骑着海马的鱼人战士挺胸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外来的乡巴佬。

勤劳的普通鱼人用鱼叉插着刚捕捉的大鱼,扛在肩头,吃力地在海底游动。

密密麻麻的水泡如同舞者一样从海族们的口中钻出来,从海底跳跃着,晶莹闪烁,一串又一串,一直跳到海面,完成最终的表演。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